閱讀

【生活快門】喜見台灣本土櫻

文/中玄 春天,是賞櫻熱季。台灣從平地到高山都有櫻花可賞,從河津櫻、緋寒櫻、吉野櫻、八重櫻、山櫻花……幾乎不間斷地盛開。但是,這些都是日本移來的品種,台灣難道沒有本土櫻嗎? 有的,我去內溝溪看櫻花,便看到名叫福爾摩沙櫻的台灣本土櫻。它是二○○八年,農委會在中部東埔山區發現的白色原生種櫻花,特徵是花形雖然與常見的山櫻花一樣,但不同的是開出的花是純白色的。 雖然福爾摩沙櫻以南投山區較常見,但因它低溫需求不高,故也漸漸推廣到台灣其他地方了。 我在內溝溪所見的幾株「福爾摩沙櫻」,在一片粉紅、深紅的其他櫻花中,倒顯得更潔白好看。

MORE

【幸福路上】孩子會自己找出口

文/接輿 月琴算是我的忘年之交,第一次見到她是在一場歲末祝福晚會,我對她的熱心和爽朗,印象深刻,沒想到很快的,我們又在一場義賣會碰面,相談甚歡。雖然她大我十歲,但感覺我們之間沒有隔閡,總有聊不完的話題,深談之後,才知外表開朗的她,其實也有煩惱。 月琴育有一子一女,女兒已嫁為人婦,並且生兒育女了,兒子年近四十仍與月琴夫妻同住。月琴說兒子因患有先天性疾病,無法勝任體力活也不能太勞心,為保險起見,月琴和老公商量,兒子學業告一段落後,就在家裡休養不用外出工作,而兒子這一待就是十二年。 在家十二年之後,兒子竟要求月琴夫妻讓他出去找工作。月琴原本有很多的擔心,遲遲不答應,但是兒子懇切說明要外出工作的理由,除了要應付左鄰右舍異樣眼光外,他整日無所事事,只會「飯來張口,茶來伸手」,深覺自己的人生不應該這樣,他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想到外面世界去看看。拗不過兒子的再三請求,月琴夫婦只能勉強答應。 月琴說,其實兒子這十幾年來即便沒有工作,但絕非他自己所說的只會「飯來張口,茶來伸手」,而是把能做的家事都做了,也會上網研究食譜、料理三餐,讓他們夫妻倆吃得既健康又營養。兒子也從不會做讓他們操心的事,她原本認為這樣的日子可以一直過下去,現在兒子突然要求要外出工作,她實在沒有辦法放心,但看到兒子殷切的表情,她只能成全。 完全沒有工作經驗的兒子,求職並不順利,只能找兼差性質的,但是兒子並不氣餒,去考了很多執照,就是要讓自己的求職路能夠更順遂些。月琴細數兒子做過的職業,包括賣場售貨員、飲料店工讀生、便當店外送員,還當過禮儀師。她很佩服兒子有這樣的勇氣,兒子跟她說,就是抱持一顆尊重的心,沒有什麼好害怕的。聽兒子這麼說,她忽然覺得在兒子面前,自己顯得很渺小。 現在月琴的兒子已有了正職的工作,雖然收入不多,但看兒子每天都開開心心的出門,也交了許多新朋友,生活圈不斷在擴大,人也比以前開朗許多,讓她覺得之前的擔心和顧慮都是多餘的。 我拍拍月琴的肩膀,說孩子比我們想像的要堅強,會自己找出口的,過多的擔心和束縛,反而會成為他們向前的絆腳石,我們只要做好他們的後盾就好了。而我也相信月琴的兒子會漸入佳境,一個不會放棄自己的人,老天爺怎麼會不拉他一把,給他機會呢?

MORE

【和氣生財】商場如道場

文/郎英 每逢周日,我都起得特別早,簡單收拾家務後就前往傳統市場。因為是假日,太晚來人會塞爆,除了寸步難行,結帳得等很久,有些限量漂亮的生鮮蔬果也會向隅,所以我專挑商家剛擺好攤的時刻,客人不多可以從容採買。 但最近我發現,有個攤位一出攤就擠滿人,老闆忙結帳、夥計忙補貨,忙得不可開交,與旁邊攤位門可羅雀的景況簡直是天壤之別。湊近探看,原來是麵包攤,逛了一下,各種中西式麵包、糕點和堅果,應有盡有,種類多到讓人看得眼花撩亂,個個飽滿,令人垂涎三尺食指大動,而且價格非常親民,品質又不輸給店面商品,難怪還沒開市就能吸引大批人潮前來光顧。 仔細一瞧,托餐盤夾麵包的多是些長者,老人淺眠,趁早外出運動順便採買,一兼二顧。雖然我也即將奔六,鬢毛催白,但在這群銀髮族裡,我還只能算是「妹妹」。 「妹妹,妳可以幫我夾那個麵包嗎?放太遠了,我拿不到。」臨時充當起攤邊服務員,一會兒幫這位阿公,一會兒再幫那位阿媽,其他婆婆媽媽還以為我是攤位小妹,一直問我這麵包是什麼口味,某某麵包還有沒有,我知道的能幫忙的,也盡力協助……哈!真是一趟奇幻之旅,我竟瞎忙得這般開心,是助人為快樂之本的魔力吧! 因為老伴喜歡他們家的堅果麵包,料實在、口感佳,故周日必造訪。一如往昔,長長人龍水洩不通,這倒激起我的好奇心,為何他家生意這麼好?排在前面的兩位嬸婆恰巧也正評論著,說是老闆很有商業道德,不添加防腐劑,不販售隔日商品,對待客人親切有禮,即使再忙也不會面露慍色或口氣不佳,反而是更客氣招呼動作慢或不耐久候的老人家:「不好意思讓你久等;托盤先放這裡,手才不會痠;阿媽拍謝,要排隊喔,還是你要自己裝袋也可以喔……」聽了,就讓人覺得很窩心。 有位知名的營銷師曾說過:「顧客消費的不僅僅是商品,更重要的是服務態度。」這態度,包括品質給人的信賴度,以及賓至如歸的溫度,以和為貴、和氣生財,生意自然能做得紅紅火火。都說「商場如戰場」,麵包老闆卻有「商場如道場」修為,讓我打從心底十分敬佩。

MORE

【溫馨互動】祖孫般的情誼

文/李玲茹 住家附近的公園,只要天氣晴朗,黃昏時刻就會有許多外籍看護用輪椅推著老人家前來透氣,其中有位看護與老奶奶的相處,最吸引我的注意,因為她並沒有低頭滑手機或與其他人聚在一起聊天,而是盡責地守護在老奶奶身旁,讓見者心生一股暖流。 原本老奶奶的身體還頗為硬朗,只因一場車禍,導致行動不太方便。雖不良於行,老奶奶仍把自己打扮得相當時尚、有品味,展現銀髮族女性獨特的韻味,尤其手上的書籍和摺扇,更增添優雅與智慧的氣質。 老奶奶有時坐輪椅,有時由看護協助她推著輪椅慢慢走來公園。她們固定坐在一棵大樹下的長椅上,當老人家閱讀時,看護會一邊幫她按摩雙腳,一邊興味盎然地聽老奶奶分享書裡的內容。兩人也會唱歌互相取樂,若是由看護唱印尼歌謠,老奶奶會打開摺扇輕輕地幫她搧風;換老奶奶清唱時,看護便隨著曲調打拍子。有次,我還看到她們各戴一個耳機,跟著手機裡的歌曲一起哼唱,開懷笑聲在風中迴盪。 偶爾,她們亦會帶些小點心或水果來享用,老奶奶總是以寵愛的口吻問身旁的看護:「喜歡吃嗎?多吃一些。」我喜歡靜賞她們兩人之間的互動,因為那不是勞雇關係,而是溫馨愉悅的祖孫情誼。 近年,台灣已逐漸邁入超高齡社會,外籍看護成為幫忙照顧家裡年長者的重要人力。換句話說,看護是二十四小時貼身陪伴、照顧長輩的家庭新成員,在相處與互動的過程,往往會因語言、文化、信仰的不同而產生隔閡,但若雇主能以善待人,給予離鄉背井者關懷與尊重,看護亦能視雇主為親友,本著細心、耐心、用心來從事照顧的工作,雙方才有機會結下善緣、好緣,讓長輩得以享有安心、幸福的晚年,而遠渡重洋到他鄉謀生的看護,亦可感受到家的溫暖。

MORE

【相守一輩子】付出時甘心 不強求回報

文/溫小平 夫妻相處的學問很大,放寬你的標準,愛得自由自在,你才不會被痛苦纏身。 電視劇裡常見的一種情節就是,女配角非常愛男主角,在他需要時陪伴他,就認為男主角理當該愛她,跟她結婚。當男主角說心裡愛的是女主角時,女配角就幾乎要抓狂,想盡辦法陷害女主角,用盡手段勾引男主角,卻忘了,男女主角都沒有虧欠她,她完全就是陷溺在單戀不成的執念中。 這種理所當然的觀念,如果出現在婚姻中,又是什麼情況?你是否也會說類似的話:「我對你這麼好,你就應該……」「我付出那麼多的青春,你不應該辜負我!」「我每個月都把薪水交給你,你還說我不愛你!」諸如此類的話,你若常掛在嘴邊,時間久了,也會傷害到你們夫妻的感情。那麼,該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態和話語呢? ˙一分耕耘就一定會有一分收穫嗎? 如果你種花、種水果,就會知道,撒種後不一定就會開花結果,可能被鳥吃了,被暴雨淹了……還有,好心就會有好報、有志者事竟成嗎?都不一定吧!更何況是受到各種因素影響的感情呢? 所以,無論你多麼愛他,全心照顧他全家,他也不見得會因此而更愛你。更有甚者,被你愛到極致的男人有了外遇,也不覺得虧欠你。你能怎麼辦? ˙付出時心甘情願,沒回報也無妨。 首要一件事,就是糾正「你付出很多,他就該回報給你。」的觀念,而是提醒自己,你愛他、陪伴他,或是照顧他的父母,都是你心甘情願的,正如同你愛孩子,並不是期望他們將來會奉養你,是同樣的道理。這樣,即使沒得到同等回應,也不會太受傷、太失落。 ˙你可以期盼,事情卻不一定如你所願。 或許,你會說,這樣不是從開始就對婚姻不抱美好的希望了?當然不是這樣,你還是可以對愛情有憧憬,只是略微修訂標準。例如你非常愛他,他只要也愛你,即使不到你的一半也好;你對他百依百順,他不一定要以你馬首是瞻,否則兩人互相依賴對方,誰要拿主意呢? ˙別勉強自己,你就能承受任何結果。 婚姻會受到環境和人為因素影響,變數太大。相信你也看過戀愛結婚,甚至追求許久才修成正果的男女,婚後依然狀況百出,更糟的是,最後以離婚收場。 所以,對婚姻不要預設立場,只要做你覺得對的事情,卻不要太過勉強自己。明明你已經無法負荷,還賣命去做,最後自己病倒了,伴侶非但不感激你,還怪你不懂得照顧自己,冤不冤啊? ˙避免受傷害,主動說出你的需要。 當然,你們若有感情基礎,就不需要隱忍自己的感受,覺得不舒服、受委屈,不妨主動說出你的需要,而不是痴痴地等,認為他一定了解你,一定會給你回報。有些人比較遲鈍,你不說,他可能根本沒感覺。 夫妻相處的學問很大,有的人懂得感恩圖報,有的人只會白吃白喝,有的人無動於衷,那只能怪你的伴侶跟你的想法、個性不同。放寬你的標準,愛得自由自在,你才不會被痛苦纏身。

MORE

【生活快門】遺憾,也是一種美

文/水色音符 冬天的時候,我跟團拜訪了寒溪部落。這是一個遺世獨立風景秀麗的好地方,吊橋、神社和鄉間小路……處處透露著歲月靜好的美感。 走著走著,來到一處兩旁都是蘆葦的小路,可是時間有限,我不能再繼續往前走。穹蒼下,蘆葦隨風搖曳,無法到達的遠方,景色似乎更迷人也更令人嚮往。 有時候,遺憾也是另一種美,我告訴自己,有機會一定要再來……

MORE

【童年往事】提早寫作 豐富人生

文/陳穆儀 在近五十年前的屏東鄉下,我是一個聽障母親用心養育長大的早產兒。學齡前的我在大自然中恣意玩耍自由成長,舉凡爬樹、焢土窯……都是日常,記憶中,唸國小前大多光著腳丫子非常接地氣。 小學入學回到市區,初期不是很適應方圓規矩的課堂作息,但有幸遇到年紀與奶奶相仿的啟蒙導師,她總是不露聲色地透過負責檢查同學掃除成果、幫忙收送作業到辦公室……看似微不足道的小細節,建立我的榮譽感與自信心。 及至國小二年級,開始接觸一種名為「提早寫作」的課程,每周按照老師律定的主題上半部畫圖,下半部作文。因著童年無拘無束的成長背景,我總是傾己所知的全部字彙,或國字或注音,盡力描繪腦袋中天馬行空的想法,作品往往也能得到老師很大的鼓勵與回饋。 某天,升旗典禮時,我在全校同學面前接受校長公開表揚,原來是老師將我的文章薦送到全縣性刊物《屏東兒童》,有幸獲得刊登。至此,文學的種子已悄然在七歲的幼小心田萌芽,爾後的數十年,透過閱讀與寫作不僅能讓我修身養性,榮辱不驚,亦可接軌國際開拓視野與胸懷,「提早寫作」豐富了我的人生。

MORE

【緬懷親人】愛 永遠都在

文/Yuki 每年到了清明節,我就會想起離世的爺爺和姑姑。他們都是我深愛的家人,卻在我國小一年級時離開了這個世界,這件事一直是兒時的我難以走出的陰影。我在那時第一次深刻體悟到了什麼叫「死亡」。 姑姑是音樂老師,小時候我常聽姑姑彈奏鋼琴。有段期間,姑姑還教我彈〈小蜜蜂〉和〈兩隻老虎〉,對於第一次接觸鋼琴的我來說,那些日子真的非常快樂;爺爺則是從我小時候就指導我念《三字經》和《弟子規》,爺爺在我眼中是很有學問的人,小時候每天一大早看到他坐在客廳吃蛋捲,我就會興奮地跑過去,爺爺就會把我抱得緊緊的,非常溫暖。 自從他們離世後,媽媽、爸爸和奶奶的笑容逐漸消逝,我內心也滿是難以言喻的悲痛。那時的我,非常害怕奶奶會不會哪天也突然不見,所以每天放學回家,一定會跟奶奶說「我愛妳」並緊抱她。 隨著時間繼續前進,我才逐漸明白家人的死亡並非終點,他們依然留存於我的心中。我到現在還會聽姑姑的古典音樂CD,心情低落時,也會拿出電子琴彈奏幾首簡單的兒歌;在畫圖或是寫作時,我也常常會從《三字經》中體悟到做人做事的道理,藉此激發我創作的靈感。 爺爺和姑姑真的送給我許多珍貴的禮物,那些回憶都是無可取代的存在。因為他們暖心陪伴小時候的我,我現在才能真心喜歡著自己的興趣,也學習到珍惜當下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MORE

【教學二三事】園遊會 賺很多

文/素心 今年的園遊會,我們還是決定賣古早冰淇淋──叭哺。有了國一時的經驗,這次我要學生從跟製冰場聯絡到載冰、畫宣傳海報全都自己來。我覺得電話的應對也是一種學習,所以要他們打電話給製冰廠老闆。另外,他們很厲害,在園遊會前,就已先跟學校師生推銷預購券,愈來愈有生意人的樣子。 但,園遊會當天早上,下起了大雨,我們開始擔心兩桶冰會賣不出去。說也奇怪,過了約莫一小時,雨停了,太陽出來,我們的攤位開始有人排隊,而且客人絡繹不絕。我體育班的孩子手就不停地挖叭哺,挖得滿身汗,我則在旁邊自吹自擂:「現在幫你挖叭哺的是未來的奧運國手喔……」 就這樣,賣了一上午,我的聲音啞了。打桌球的女孩張開她的手掌說:「老師,妳看我的手挖冰挖到起水泡了,我明天要去嘉義比賽……」我輕輕摸摸她的手掌說:「心疼,那明天怎麼打球?」她竟笑笑說:「沒關係,還是可以打,沒影響。」學體育的孩子本來就是很堅韌的。 有一句台灣俗諺說:「想要賺錢的話,第一賣冰,第二當醫生。」所言不假,我們結算盈餘,靠著兩桶冰淇淋和五個小孩,總收入扣掉成本,竟賺了九千多元,大家都非常驚喜。 我跟學生們討論:「這些都是你們賺來的辛苦錢,我們可以留在班費,作為這學期印講義和學用品的支出。但有一包五十元和十元硬幣,我們是不是可以捐給慈善機構?」學生欣然同意,但也提出:「我們可不可以買速食店的東西犒賞自己?」我爽快答應,畢竟這是他們的勞力所得,花點錢獎勵自己也無可厚非。於是,我們決定捐出七百多元的十元硬幣,八百多元的五十元銅板則用來犒賞自己。 我帶著學生走到學校的便利商店,請每個人都抓一把硬幣投入「慈善零錢捐」的箱子裡。有學生邊投邊說:「我最喜歡捐錢了。」我問他們:「會不會捨不得啊?」沒有人回答我,但從他們投錢的笑容知道,大家是心甘情願的。 對於學生願意挪出一些自己的辛苦錢捐出,我在當天的〈日常紀錄〉跟學生說:「老師覺得你們很棒!希望你們未來都可以成為有能力的人,有能力照顧家人,也有能力為社會付出,幫助更多人。」 這次園遊會,我們賺到買學用品的錢,賺到與廠商、顧客溝通的經驗,也賺到做善事的機會,我以體育班這群可愛而善良的孩子為榮!

MORE

【經驗分享】跑一百公里超馬 超享受

文/陳啟文 近年參加幾場一百公里的超級馬拉松,除了感染新冠肺炎出關後不久的兩場沒有完成外,其餘都順利完賽,成績還算差強人意。 親友及同事除了誇讚我:「跑完一百公里,好厲害喔!」大都會好奇地詢問,花十幾個小時,從天還沒亮起跑,到天黑後才回到終點,到底怎麼撐過來的?是什麼樣的心情?我總是很瀟灑地回答:「只要有心、有興趣,大家都可以達成。」但他們總是不以為然的搖搖頭。 「跑馬」一定要有興趣,心甘情願,從基礎練起,規律練跑,循序漸進參加十公里、半馬、全馬,如想要挑戰更長距離,再參加六十公里、八十公里或一百公里。「只要堅持下去,人有無限的可能!」這是我和跑友們共同的座右銘。 剛開始跑步時,確實覺得有點無聊,為了跟時間和距離賽跑,總是糾結在步伐和速度上,在聽取前輩們的經驗後,慢慢調整步伐及呼吸,才逐漸找到穩定邁進的節奏感。跑步的場地也從操場、公園及河濱,擴大到海濱及山區。 跑一百公里超馬,幾乎都有好長距離的山路,雙腳踩在大地上,眼睛欣賞著美麗的風景,心也跟著遊山玩水。有跑友相伴時,分享各自經驗;獨自一個人時,就和自己對話,和山水對話,一點都不寂寞。 累積正向能量,靠著體力、耐力和毅力,不斷給自己加油打氣。跑回終點那一剎那,聽到滿場的歡呼聲及掌聲,內心無以名狀的舒坦和成就感,那種好心情,應該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

MORE
/194
追蹤我們 訂閱《人間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