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Hello Kitty不是貓! 三麗鷗再次澄清「她是小女孩」

【中央社/倫敦綜合外電報導】家喻戶曉的Hello Kitty今年將歡慶50歲生日,儘管誕生近半世紀,恐怕還有粉絲認為她是隻貓,創造出這個可愛卡通人物的三麗鷗公司近日再澄清Hello Kitty是人不是貓。 日本三麗鷗公司行銷與品牌管理副總裁科克(Jill Koch)於7月18日播出的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節目「今日秀」(Today)中受訪說:「她其實是小女孩,在倫敦郊區出生成長。」 科克還提到,「她有媽媽和爸爸,還有一個雙胞胎妹妹咪咪(Mimmy),同時也是她最好的朋友」,Hello Kitty也喜歡烘焙餅乾,結交新朋友。 科克也在節目中透露Hello Kitty的身高體重,「體重是3顆蘋果重,身高有5顆蘋果高」。 三麗鷗官方還說,Hello Kitty雖然是人類小孩,不過臉上有鬍鬚。而且她飼養寵物貓,男朋友名為丹尼爾(Daniel),還有成千上百位朋友。 Hello Kitty傳達的核心訊息是友誼、善良及包容,這些是幫助她超越國界、語言和文化的部分原因,因為大家都能理解。 Hello Kitty誕生於1974年11月1日,隔年在日本被設計成兒童零錢包。此後,Hello Kitty成為家喻戶曉的卡通人物之一,玩具、電視卡通節目、主題公園和服飾都可以看到她可愛的身影。 英國國王查爾斯三世(King Charles III)上個月以國宴款待來訪的日本天皇德仁夫婦時,還特別提早祝福Hello Kitty生日快樂。 Hello Kitty的真實身分揭曉,不少粉絲在社群媒體上表達震驚和不解。 短影音社群平台TikTok一位用戶上傳影片,質疑「Hello Kitty是否試圖操縱我們的情感」。 還有網友在社群媒體X平台發文說:「你不能改變歷史,她是一隻貓。」 儘管真實身分曝光震驚了許多人,但其實這不是三麗鷗第一次告訴大家Hello Kitty的身分。 2014年,三麗鷗公司就澄清過Hello Kitty是小女孩,並不是貓。

MORE

生態失恆 海膽將海藻林變荒漠

文/淳恩 全球暖化及捕撈過度,導致海洋生態失衡,目前各地爆發嚴重的海膽危機──有的地區「窮得只剩下海膽」,有的地方卻「幾乎把海膽全吃光了」,究竟這種廣泛生長於全球各海域的棘皮動物門海膽綱的生物,有什麼本事可以把海底森林變成為「荒漠」…… 又到了開放採收澎湖馬糞海膽的季節了,但澎湖當地保育團體卻不斷呼籲:「請為馬糞海膽留一線生機」,畢竟,饕客口中的「膽」其實是公母海膽的生殖腺,吃了就等於斷絕了馬糞海膽延續下一代的機會…… 相對於澎湖公民團體為海膽請命,屏東小琉球的肚仔坪潮間帶,卻被形容「窮得只剩下海膽」,整個潮間帶因為遊客踩踏過度,生物多樣性受到破壞,如今只剩下為數眾多的海膽和共生動物海參,不但礁岩上的藻類被海膽啃食一空,礁岩也被破壞碎裂,變成一片荒地…… 巨藻帶來豐富生態系 雖然絕大多數海膽只吃藻類,但因全球暖化讓海膽移居新天地,加上過度捕撈海膽天敵,導致生態失恆、海膽泛濫,其後果非常可怕。 澳洲東南方的塔斯馬尼亞島海域原本長滿海藻林,據說只要在海面上踩著巨藻,就可以橫渡海灣到對岸。而這些根部在海底的巨藻,最長的可以長到60多公尺,每天能長30~60公分,很容易長成一大片,在海底形成海藻林,林中生態系豐富。 海水暖化海膽大移居 然而這些海藻林,近年面臨了致命性的麻煩,專家監測發現:原本生長在較暖海域的長刺海膽(外號「魔鬼海膽」,刺長30分公),因為塔斯馬尼亞島周邊水域近10年間升溫了1.5℃,導致不少長刺海膽大量移居此地。 對長刺海膽來說,塔斯馬尼亞島附近的巨藻,實在是太豐盛了,身強體壯之餘,海膽大量產子,小海膽出生後加入「伐木」的行列,海藻林迎來更大的浩劫,甚至讓塔斯馬尼亞島東南海域一半海藻林消失,有些海灣損失了95%以上的海藻林,徹底變成了「Urchin Barren」(「海膽荒漠」)。 咬斷根部海藻漂走了 嚴格說來,巨藻其實不算是被海膽「啃食一空」,因為海膽是底棲生物,只能從海底的巨藻根部開始啃食,但一旦啃斷巨藻的根部,整條巨藻就會因為身上原本為能挺直往上長而生的小氣囊,輕飄飄順著洋流漂走了,海膽只好接著啃食下一棵。 也可以說,就因為海膽致命性的飲食習性,在短時間內便毀滅了成片的海藻林,不但讓海底一片光禿禿,原本生活於海藻林間的各式各樣魚蝦貝類、浮游生物,也全部消失了。 海膽天敵其實並不少 海膽難道沒有天敵嗎?答案是:海膽的天敵還不少,海獺、魚類、海星、龍蝦……都是牠的天敵。海膽的刺看起來很嚇人,其實它的成分是碳酸鈣,和蛋殼相類似,又細又容易折斷,所以不少海生物都不怕海膽。 例如一種叫星斑叉鼻魨的河豚,最喜歡吃海膽,張嘴就咬,一口一個,完全沒在怕的。還有一種扳機魚,則會連殼帶刺一起把海膽吞進口中。至於在塔斯馬尼亞塔附近,海膽最大的天敵就是岩龍蝦。因為岩龍蝦身上的殼比海膽還硬,完全不怕扎,可以放心接近海膽。 生物對治盼恢復生機 也因此,有百年以上校史的塔斯馬尼亞大學的海洋生態學家組成一個團隊,從數年前開始培育及四處搜羅一度因捕撈過度瀕絕的岩龍蝦,而且專選體型巨大,至少10斤左右,甚至20斤以上的(一般市面常見個體多為2、3斤,最大也才5、6斤),至少已有幾十歲的巨型岩龍蝦,派牠們到海底出任務,清除愈來愈多的長刺海膽。 團隊指出,之前因岩龍蝦過度捕撈,才使海洋生態失衡。根據澳洲海洋監測顯示,海膽氾濫的地區,岩龍蝦只有自然水平的10%左右,因此塔斯馬尼亞大學才展開投放岩龍蝦的項目,希望靠恢復岩龍蝦數量,讓生態達到平衡。 在每次投放數十隻到數百隻岩龍蝦後,果然不負眾望看到了成果,海藻林消失速度變慢,海膽數量也不再增加。雖然塔斯馬尼亞島周邊海域,一時間尚難恢復海藻林舊觀,但海洋生態學家相信假以時日,海藻林有望重新恢復生機。 吃光海藻 也能立大功 海膽當之無愧是海藻林的第一剋星,但海膽也並非一無是處。1970年代,一種東南亞海藻被引入夏威夷的Kaneohe灣,原本是希望成為經濟作物,結果變成入侵物種,長滿了海底,嚴重破壞當地珊瑚礁,並因此被稱之為「窒息海藻」。 2005年, 美國的環境保護人員製造了一種類似真空吸塵器的裝置 用來清理這些窒息海藻,效果相當不錯,每小時能吸入360公斤藻類,很快就能清理一大片珊瑚礁,可惜的是,這種吸塵器無法吸出礁石縫裡的海藻,所以隔不了多久,海底又長滿了窒息海藻,清除工作始終沒完沒了。 研究人員想著:或許可以利用海膽吃光藻類。他們先培養出大大小小的海膽,2011年開始陸續投放到Kaneohe灣,結果很快就看到效果,窒息海藻明顯減緩了生長速度。 研究人員從一開始的每年投放1000隻,到後來每年投放了十幾萬隻,截至2020年12月止,大約已有60萬隻海膽被投入灣中。預計到2025年,就能清光所有的入侵海藻,這件事,終於讓海膽家族光榮的「小兵立大功」啦。 吃乾抹淨 順便趕走天敵 美國西海岸加州外海原本也有海藻林,自從2014年以來,也幾乎被海膽禍害光了,大片大片的紫海膽,就像海底蝗蟲般,把巨藻吃得一乾二淨,原本生活在這兒的肉食性魚類都游走了,導致海星大量氾濫,把當地殘羹剩飯也一掃而光,此處海底徹底變成名符其實的「荒漠」。 當地原本有一種生物──「南方海獺」,可說是紫海膽的第一天敵。南方海獺完全不怕海膽的棘刺或貝類的硬殼,所以數百年來,海獺及海膽的生態一直很平衡。可惜18、19世紀,因商業捕獵,南方海獺瀕臨滅絕,一度只剩下50隻左右,後來經過保護才逐漸恢復到3000隻。 雖然海獺數量多了,但因為海藻林此時大多已被海膽啃食一空,只剩下沒有隱蔽效果的稀疏巨藻,所以即便海底滿地都是紫海膽,卻因為海獺可能在覓食過程,引來掠食的大白鯊和虎鯨,誤把海獺當海獅進行攻擊,海獺完全沒膽子去撿海膽,只敢安分守著河口低鹽沼澤過日子。 換句話說,當海膽把海藻林吃得寸草不生後,順便也把天敵給趕走了。看來,加州的海膽危機,短時間內仍難以解決。

MORE

世園推廣大使 邱亞敏 種花16載 吸引千萬愛花人

文/記者袁秋岳、李晨曦  不久前,一株爬滿了一人高拱門的粉色龍沙寶石月季花迎來「十六歲生日」,那段時間,花的主人邱亞敏每天清晨五點就會來到它的跟前,靜靜等待花開一瞬為其「慶生」。繁花盛開之際,二○二四年成都世界園藝博覽會在成都舉辦,邱亞敏當選為世園推廣大使。 邱亞敏在成都市雙流區擁有一座占地三千多平方公尺、種了二千多種植物的花園,以兩個女兒的名字命名為「海蒂和嚕嚕的花園」,並創建了品牌「海蒂的花園」。 從二○○八年因熱愛而開了一間十三點五平方公尺的鮮切花店至今,邱亞敏傾注十六年心血,成為年交付約五百萬個包裹的「網紅」種花人,被人們親切地稱為「海媽」。 實現夢想做熱愛的事 近年來,中國大陸家庭園藝市場蓬勃發展。邱亞敏說,家庭園藝本質是一種「情緒產品」,植物的旺盛生命力對養花者來說是非常好的「情緒調節劑」。「人們希望能夠透過家庭園藝,在一方陽台上實現自己的『詩與遠方』,擁有一個更開放的,與植物、昆蟲和鳥類共存共享的城市空間。」 世園會開幕後,一個由來自德國、荷蘭等國家和地區的花卉專家、企業人員組成的交流團隊專程來到「海蒂和嚕嚕的花園」參觀。 「你可以看到她正在做她熱愛的事,實現了她的夢想。」德國某育種企業工作人員約亞夫.朔爾茨.瑟琪站在像瀑布一樣盛放的藍色陰雨月季前感慨著花園的美麗,並表示對其主人利用高效物流和高質量運輸開拓的巨大電商市場印象深刻。 「這是我第一次深入接觸到園藝電商的生產銷售流程。」第二十五次到訪中國大陸的德國班納利種子有限公司中國區業務拓展經理克里斯蒂安.卡普勒說。 開始栽種第一棵植物 邱亞敏認為,時代在變化,客戶對於植物的需求也不斷更新,中國大陸家庭園藝市場潛力很大。從培育傳統的月季、繡球、花灌木等花園植物,到拓展種球、鮮花、綠植、蔬菜等版塊業務,她希望能幫助更多人更輕鬆地從零開始享受園藝的美好。有花友說:「認識『海蒂的花園』後,我便開始了人生第一棵植物的栽種。」 為了讓更多人欣賞到園藝之美,邱亞敏把為家人精心打造的「海蒂和嚕嚕的花園」免費開放給公眾,同時進行花藝教學與展示,為線下園藝事業發展打開一個新世界。 邱亞敏說起前不久,有一家人扶老攜幼來到「海蒂和嚕嚕的花園」,從午後逛到黃昏,一直在拍照,一直在歡笑,還買走了一盆藍莓。她在旁靜靜地看著,嘴角忍不住上揚,「每當看到這樣的場景,我就會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作為世園推廣大使,邱亞敏希望借助這次世園會的契機,進一步推廣家庭園藝,走到街頭巷尾去講述種花人的故事。同時也將藉這次機會,與國際同行交流學習,將中國大陸的園藝理念傳播到全世界。新華社港台部供稿

MORE

白雪公主

文/趙莒玲 「我要拿藥。」護理師趙子嫻請護理站同事劉千右,幫忙在電腦查核和登記。 「哪一床?」 「白雪公主那床。」 「十一床。」 兩人默契十足,順利取藥。 記得母親住進安寧病房,第一次沐浴時,協助清洗有護理師、護佐和大姐。 在褪去粉紅白色相間的病服後,她們瞧見母親細嫩平滑無皺紋的雪白皮膚,都難以置信,驚訝的讚美:「哇~天生麗質,真的是太白了!」,接著八隻手不住的來回擦洗。善良嘴甜的護佐王麗惠,脫口而出:「是白雪公主耶~」母親聽後,原本緊張的圓潤臉龐,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 從此,母親的「白雪公主」稱號,與十一床畫上等號。全責照顧母親的子嫻,每次來病床量血壓、脈博和血氧量,打針、發藥以及探視病況,都親暱地喊母親「白雪公主」。 母親逐漸習慣這個稱謂,每當清醒時,就會嘴角上揚的笑著回應。 兒孫們來探望母親時,也跟著喊她「白雪公主」。她嘴上不說,但臉部綻放的柔和表情,漾出了笑意。 有一天,母親突然冒出一句:「你們把我當開心果啊。」我點點頭,她也開心的笑了。這一刻,我恍然明白,原來母親一直在配合演出,真是為難她了。 事實上,在我和母親過往相處記憶裡,很少見到她的笑容。每次聊天的內容,不外乎繁雜瑣碎的家務事。她是「刀子口,豆腐心」,只要兒孫有需要幫忙,從不吝於伸援,但很愛絮絮叨叨的下指導棋。 從年輕至今,母親滿腦子關注和操勞的全是兒孫的事。所以,她說話都是直接切入事情的重點,絕對「務實嚴肅」,鮮少出現幽默逗趣的浪漫字句,自然難見她輕鬆的笑容。 因非常注重禮貌和愛面子,母親自住院後,面對醫護人員和來探病的朋友時,她必定笑臉相迎。 足堪欣慰的是,這段期間,她終於放下所有煩心的記掛,得以自在享受「微笑」的人生。

MORE

〈來自高牆的一封信〉迴響

文/墨客 近日,閱讀了一篇《人間福報》的文章,文題為〈來自高牆的一封信〉,讀完之後,感動之情縈繞心頭,再次讀了二遍,翻拍下來,轉傳給一些孩子、師長閱讀。 這篇文章的內容,是一位受刑同學寫的。他因為年輕不懂事,犯下了強盜罪,此刻正在彰化監獄服刑中。他每日讀書、練字,但礙於生活費的困難,所以只能時而用簡易的書畫,換取微薄的稿費。這名受刑人,後來領到了稿費,也答謝了報社,更重要的是,他立志服完刑之後,要向報社看齊,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在年少懵懂之際,倘若沒引燈人指引明路,是極為容易走偏的。尤其青年期的血氣方剛,往往展現自己的不可一世,一失足成千古恨。真實感受也覺悟到所謂的「代價」,才能真正喚醒良知,重新做人。 身為一名教師,是我三十年前就立下的志願,雖然未必有凌雲壯志或豐功偉業,只求自己的工作能問心無愧,不讓學生走偏了,尤其在脫離我的國小階段之後,更要在國中階段,管理好自我的內心。 我經常耳提面命,存好心、說好話、行好事,常常叮嚀著這些話語,嘮嘮叨叨的,儘管孩子早已不想聽,我依舊天天提醒著,只是渴望可以耳濡目染地影響、感化孩子。 令我欣慰的是,這近二十年的任教生涯中,我幾乎沒有聽到孩子闖禍的消息,甚至連國中、高中、踏入社會,也沒有被染缸所染黑。他們,和我一樣,不害人、不害己,就是平平凡凡地生活著,這就足夠了。 這位蔡同學,我一直把他當做自己的學生看待,儘管素昧平生,也許這就是身為一名教育工作者,所產生的共鳴吧!我看到了他的覺知覺醒,更感受他溫暖與溫情的一面,包括他願意靜心反省、習字作畫、遙寄書信到報社……真誠希望他可以作如文章中所提的──「有能力多幫助一些需要幫忙的人」。 這一句,就是一件具感染力的行動實踐了。曾經有人說過:「有能力的人,請把燭光照遠一點」,這是一個正向的循環力量,一個幫助一個,由我到你再至他,不斷地串接下去。常有人說,不要小看一個人的力量,如今,透過《人間福報》的披露,以及我與孩子、師長間的轉傳分享,我相信這股力量,可以營造健全與友善的社會。 最後,也祝福蔡同學,能破繭而出,找到生命中的桃花源。

MORE

不晚,回來就好!

文/賽夏客 從軍報國的「花木蘭」,演習路過,總是像大禹治水般……三過家門而不入;終於等到這一聲:「媽!我要回家吃飯,會不會太晚?」我立馬回道:「不晚,回來就好!」然後起鍋做飯。 女兒成長的過程中,突然改變,像一匹飆馬,家裡、學校都待不住,假日說到圖書館溫書,沒去;上學時信誓旦旦說要認真聽課,結果學校三番兩次打電話來找人;把我們整得心慌意亂,她卻無感,不斷的挑戰父母的極限。 當初生她時,足足與死神纏鬥兩天一夜,在生命垂危之際,女兒奮勇掙脫出牢籠,母女得以平安;生下後,她又是日夜顛倒睡的「怪胎」,半夜總是伴隨她的嚎啕哭鬧聲度過每一天;好不容易拉拔長大,又在高中時,來個天翻地覆的大反撲,像洪水般淹沒了辛勤耕耘有成的農作;像猛獸般啃噬父母疲憊不堪的心。 剛開始時,她還不會逃家,願意回家共聚晚餐;餐桌上,她酷著一張臉,沒有往日開朗的笑容,沒有狼吞虎嚥的好胃口,沒有與弟弟爭洗碗的勤快……;家中氣氛開始壟罩在愁雲慘霧中,無法接受親情的呼喚,興許她受不了「孔夫子」似的諄諄教誨,乾脆打回一通電話說,不回家,以圖耳根清淨。 為了找尋愛女的下落,顧不到飢腸轆轆,放著一桌剛煮好的晚餐;開著車,像查戶口似的,挨家挨戶查訪可能的落腳,總撲個空,心裡既懊惱又惶恐;一個含苞待放的少女夜不歸營,那是何等觳觫之危險!但人海茫茫,何處才能找到女兒? 但知女莫若母,我深信她只是一時迷惘,一時無法安置驛動的心,藉著翹家找尋情緒的出口罷了!因此,遇事先心安,才有足夠的理智處理千頭萬緒的問題。次日深夜,電話鈴響了:「媽!我要回家吃飯,會不會太晚?」我一聽,急忙說:「不晚,餐桌上替你準備愛吃的菜,還有……,回來就好!」連續說了又說,淚水早已奪眶而出,那種心情就像踽踽獨行於漫漫長夜中,突然出現一道曙光。 「不晚,回來就好。」這句話讓她感到溫暖心安,畢竟家是避風港,女兒終於上岸來,停妥這隻漂泊不定的船。

MORE

回收舊工具 蛻變藝術品

【本報綜合外電報導】大部分的剪刀、老虎鉗等工具生鏽後,大多會選擇丟棄,但伊朗藝術家薩伯.謝夫扎德(Saber Sharifzadeh)卻不一樣,在他的雕塑中,生鏽的鋸子、廢棄的刷子,都是作品的靈魂所在,搭配鐵絲、舊布,栩栩如生的鳥、馬匹等動物雕塑就現身了。 謝夫扎德是一名現代雕塑藝術家,他認為自己從事的是「藝術回收」。謝夫扎德表示,「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看待周遭的方式」,希望藉此改變大眾對於廢棄物的看法。 鏽跡斑斑 彷彿動物花紋 在他的動物雕塑中,最常見的就是鳥類,不管是園藝用、裁縫用、理髮用等各式各樣的剪刀,甚至彎刀、鐮刀、鉗子、地毯刷、油壺等,經過謝夫扎德的巧手,都可以變成一隻隻小鳥。 謝夫扎德的工具動物園,不是只有鳥類,例如老虎鉗,可以是貓頭鷹的臉部,也可以是驢子的耳朵及臉;煞車把手變成大象長長的象牙;舊鈴鐺、水龍頭則化身為牛的頭部,還有大角牛最具特色的角,可以是珠串,也可以是馬蹄鐵。不管是什麼工具,統統都逃不過謝夫扎德源源不絕的靈感。 這些工具的把手、握柄等額外元素,不只讓雕塑看起來更有趣味性,也賦予它們獨特的個性,就連鏽跡,都彷彿是動物身上與生俱來的花紋。 用舊工具創作前,謝夫扎德會先繪製草稿,接著把從各處蒐集到舊工具磨亮、加工後,再用鐵絲、鍍鋅線、銅線等纏繞出動物的身體,最後再用廢布裝飾,這些動物的線條看似隨性,卻充滿了視覺張力和美感。 藝術回收 舊東西也很美 就算沒有合適的舊工具,也難不倒謝夫扎德滿滿的創意,只靠著鐵絲,他也可以纏出一隻隻動物,從貓咪、小狗、狐狸等,甚至是鯨魚,他都能用鐵絲呈現出來,例如有一匹駿馬,主體都是由鐵絲製成,但謝夫扎德為它加上一些小零件後,就化身為叱吒沙場的戰馬。 這些生鏽工具及鐵絲,在大眾眼中,只是再平凡不過的廢棄物,但在謝夫扎德眼裡,就是不可多得的素材。他的「藝術回收」化腐朽為神奇,原本淪落到垃圾場的工具,都變成一件件特色的藝術品,讓大眾見識到老物件的美。

MORE

旗津風箏節 佛光山祥龍獻瑞增添風采

【記者王淑芬高雄報導】美麗的風箏、飛高高!「2024旗津風箏節暨氣墊水樂園」今(7/20)日在旗津海岸登場,適逢假日吸引很多民眾攜家帶眷出遊,大家仰望飛高高的風箏,細數著高雄熊和鯨魚等海洋生物遨遊天空,更出色的莫過於佛光山的「祥龍燈」更具視覺震撼。 旗津有美麗的海岸、沙灘,是夏日戲水消暑的好去處。高雄市觀光局舉辦「旗津風箏節」,特別設計以高雄熊及「海洋對派」的形式登場,由12米的高雄熊領軍,帶領鯨魚、魟魚、章魚、螃蟹等造型獨特的海洋生物飛翔在旗津天際,當牠們一隻隻升空,高掛旗津天際,藍的、紅的、橘的等顏色繽紛的風箏吸引民眾的目光,小朋友高興地在沙灘追逐著,享受著酷熱、快樂的午后時光。 圖/記者王淑芬攝  更特別的是佛光山的「祥龍燈」,是一隻可控的紅橘色飛龍,從「佛光山2024年春節平安燈法會」獻瑞亮相以來就大受歡迎、聲名大噪,還受邀在愛河國際龍舟賽時於水域上巡演獻瑞,祥瑞之姿佳評不斷。配合「旗津風箏節」活動再受邀展演,也為活動增添光采。 圖/記者王淑芬攝  「旗津風箏節」下午3時開幕,高雄市長偕佛光山副住持慧昭法師等人一起在沙灘上欣賞高掛天際、爭奇鬥豔的風箏。當祥龍緩緩升空纏旋飛舞,小朋友雀躍不已,呼喊著「飛龍在天!」。 圖/記者王淑芬攝  佛光山副住持慧昭法師表示,「祥龍燈」源自於佛光山開山祖師星雲大師新春賀詞「雲水自在 祥和歡喜」,代表著吉祥、自在與祥和,一旦能擁有吉祥等自然就能擁有歡喜心。「祥龍燈」受邀到旗津風箏節展演,就是要獻瑞,帶給市民朋友歡喜、祝福大家身體健康、自在吉祥。 圖/記者王淑芬攝  配合「祥龍燈」的出現,現場還有10餘隻的小恐龍現身助陣,牠們可愛的模樣也吸引小朋友的目光,紛紛搶著要合影留念。周邊還有戲水球池等,即使天氣熱爆了,大人、小孩放情享受盛夏的快樂時光!

MORE

Google短網址服務將結束 2025年8月走入歷史

【本報綜合外電報導】谷歌(Google)18日預告短網址服務將於明年走入歷史,公告文表示,「關閉Google URL Shortener服務的時機已到,任何以https://goo.gl/*形式建立網址的開發人員都會受到影響,這些網址過了2025年8月25日後將不再回應」。 公告文指出,自2024年8月23日起,goo.gl網址將開始針對現有的部分連結顯示插頁,在導向原始目標頁面前通知使用者,該連結將於2025年8月25日之後不再支援。 隨著時間接近,這些短網址顯示通知插頁的比率將會增加,直到關閉日為止,之後這些短網址都會回傳「404錯誤頁面」。 谷歌短網址服務最早於2009年推出,但早在2018年3月便宣布逐步淘汰。谷歌表示這是因為看到人們使用網路搜尋的方式發生變化,且這段期間也出現許多新的熱門短網址服務。 此外,短網址也容易被用來隱藏惡意連結,成為釣魚詐騙的工具。

MORE

歐盟淨零路徑調整 「綠色新政」變「潔淨新政」

【中央社/布魯塞爾專電】歐盟主席范德賴恩提出未來5年施政綱要,顯示主導歐盟達成淨零碳排路徑的政策大框架「綠色新政」將轉向「潔淨新政」,多促進新能源產業,少各種嚴管大限衝擊,亦即多點蘿蔔、少點棍棒。 順利連任的歐洲聯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Commission)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在18日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對她進行同意權投票前,提出了未來5年的施政重點。 由於歐盟的環境政策向來標榜領先全球,過去5年范德賴恩的「綠色新政」(Green Deal)更是展現積極管制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排放的企圖心,然而歐洲議會改選前,歐盟便因農民激烈抗議氣候政策而放鬆部分「綠色新政」方案,使得這套政策的未來倍受關注。 范德賴恩在新政綱中首先強調,所有「綠色新政」的目標都將持續推動,包括歐盟整體在2030年前將比1990年減少排碳55%、2040年減排90%、2050年達成二氧化碳淨零排放,也就是「碳中和」。 不過,她著墨更多的是產業競爭力面向。她表示,「為了具競爭力的產業和有品質的工作機會」,將在第2任期開始100天內提出「潔淨產業新政」(CleanIndustrial Deal),聚焦於用最簡單、公平和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來實現減排目標。 政綱並提及將推動「產業減碳加速器」法案(Industrial Decarbonisation Accelerator Act),以支持企業朝減碳轉型。 此外還將著力於「潔淨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以確保來自世界各地的原物料供應安全、潔淨能源和潔淨科技合作。 范德賴恩表示,她將使歐盟持續成為全球氣候議題協商的領導者,推動歐盟近來在全球倡議的甲烷排放議題、碳定價,以及再生能源建置和能源效率提升的全球目標。 歐盟並將在2025年巴西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方第30次會議(COP30)前,提出對全球氣候和能源的願景。 目前碳排主要來源為發電與交通,減排有助於綠電快速發展。圖/資料照片 這份政綱被歐洲媒體評為「兩面討好」,因為歐洲議會裡的綠黨和中間偏左的黨團「社會民主黨」(S&D)、中間派「復興歐洲」(Renew),都希望歐盟持續推動積極的「綠色新政」,但范德賴恩本身所屬的中間偏右「歐洲人民黨」(EPP)則以減少企業和農民等受減碳政策衝擊為訴求。 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歐洲版就形容她「將綠色政策偷渡到施政計畫,全部以促進經濟和安全的措施來裱框,把無法避免的爭執留到明天再說」。包括許多新提出的政策和法案多徒有名稱而缺乏具體內容。 「歐洲動態」(Euractiv)也批評她「對環境政策提出正面說詞,但很少具體承諾」。例如農民團體批評最力的「綠色新政」之一是將使農業面積縮減的「自然復原法」(Nature Restora Law),范德賴恩在政綱裡絕口不提此法案,只說要「獎勵協助維護生物多樣性的農民」。 另一項受關注的政策調整是內燃機引擎大限。歐盟2022年已通過決定,要求2035年起境內銷售的新車必須是零碳排,等於宣告燃油車末日。 「歐洲人民黨」大選前已表態將推動翻案,不論翻不翻得成,這項決策的內涵已開始鬆動。 范德賴恩在政綱裡表示,達到碳中和將仰賴廣泛的創新科技,例如實現車輛2035年零碳排目標需要採取科技中立的立場,例如透過法規檢討修正,合成燃料(e-fuels)就可在其中扮演角色。 合成燃料是使用電能製造的可燃燒燃料,例如綠氫,德國政府在保護汽車產業下力推此領域,以使燃油引擎在碳中和之下存續,但綠黨和環保團體傾向石化燃料應完全退場、全面改用再生能源,也就是綠能。 可以想見,未來5年歐盟對氣候政策的立場之爭必不會少。無論歐盟碳中和之路是否從綠色能源朝向範圍更寬的潔淨能源調整,范德賴恩的政綱內容已盡力做到「中和」了。

MORE
/128
追蹤我們 訂閱《人間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