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草春暉】 在天織就裁縫夢

文/陳雪麗 |2019.08.12
3003觀看次
字級

文/陳雪麗

母親是農村長女,在那個農耕亟需人手的時代,被阿公強禁在家打雜、照顧妹妹們,不准入學讀書,甚至來拜訪了解的鄉鎮公所、學校人員等,全被阿公吆喝棒打出門。小女孩只能抽噎委屈地瑟縮一旁,看著別人高高興興上學去,她卻硬生生成了「青瞑牛」。

天濛濛亮,七歲女孩就得起早生柴火煮番薯稀飯,大人下田幹活,她就在家餵豬、餵鴨、砍柴、洗衣、燒飯。背上揹一個、手裡牽一個,挑著沉重飯菜到田裡餵飽勞動者,快速收拾後,再走大老遠的路回家,還來不急喘口氣,又得準備晚飯與洗澡水。日復一日,刻苦耐勞不在話下。

終日忙碌、徹底失去自己的少女,有沒有自己的夢想呢?當然有,她嚮往當一個裁縫師,設計、縫製各式美麗衣裳。但是舅舅外出創業需要人手,阿公差她去幫忙,約莫十四、五歲的青瞑牛初次離家,在他鄉異地忐忑不安地拎著布包一路轉車、「好嘴」問路,終於找到舅舅的工廠。

舅舅的工廠,趕上家家戶戶都用烘爐煮飯的年代,大小訂單接到手軟,沒日沒夜地趕工。做烘爐是粗工,先得將灰燼黏土壓緊灌模,拉出烘爐晒乾後,包上鐵皮,再轉動固定烘爐身的圓盤,在底部補滿水泥,上方也補滿一圈,砌出三個支撐爐具的支腳,最後挖一個通風口,才算完成。

每天都在灌模、搬運、包鐵皮、抹補水泥,以及不知已轉動幾千次的大圓軸盤中度過,母親轉掉的,是「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的歲月華光。曾經編織的裁縫美夢呢?只能在午夜夢迴時偷偷幻想一回,在淚水中朦朧睡去;等天亮睜開眼睛,又是沒完沒了的重複與輪迴。

二十歲嫁人,帶著二十元與幾個鍋碗瓢盆就離家討生活。父親藝高人膽大,多才多藝,什麼都難不倒他,就是從來沒有安定過。嫁給一個漂泊不安的靈魂,母親勤奮認命、堅毅沉著,舉凡家庭代工、剝蝦殼、賣水果、煮陽春麵、收破銅爛鐵,還是水泥工、加工區女工,只要能貼補家用,她都一肩承擔。

母親善良正直有度量,我童年最深刻的記憶是:一家七口擠在違章建築的草寮,偶遇流浪漢路過,母親一定煮一碗麵條或添一大碗公粗菜淡飯相助,雖都是粗食,但不忍見人飢餓的惻隱之心卻是真誠盈滿。

困頓勞碌半生,熬到我博士畢業有能力反哺了,母親卻被宣告罹癌,輾轉中西醫,逐漸孱弱消瘦,卻依然念佛不輟,將自己全心交託給菩薩。她這一輩子如同陀螺轉動的人生,總是寬容體諒他人,沒有自己,扶助舅舅事業、成全妹妹讀書、拉拔養活子女,留給我們的,是良善仁心,以及為他人設想的綿綿婦德。

祈求母親在天織就少女裁縫夢,妙取雲朵霞光,縫一回霓裳羽衣。每當抬頭望見飛霞滿天、欣見跨越天際的那一道長虹時,我知道,那是母親給我的訊息與微笑!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