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瑋杰組戰神隊為身障者找出口

文/胡雪綾 |2020.05.16
1775觀看次
字級
潘瑋杰 圖/中華身障棒協提供
「這世界上,本來每個人都不一樣, 我們只是比較明顯……但其實每個人又都一樣, 都想被認可,想被看見,想要有自信……」 圖/中華身障棒協提供
團結一心,將士用命。 圖/中華身障棒協提供
黃得源。圖/中華身障棒協提供
吳景傑。圖/中華身障棒協提供
邱冠傑。圖/中華身障棒協提供

文/胡雪綾

「這世界上,本來每個人都不一樣, 我們只是比較明顯……但其實每個人又都一樣, 都想被認可,想被看見,想要有自信……」戰神棒球隊領隊潘瑋杰,今年32歲,已有超過12年打棒球的資歷,從自卑自怨到自信自立,先後已讓60多位身障朋友參加球隊,體驗打棒球的樂趣。

棒球是台灣的「國球」,如同足球之於巴西、相撲之於日本,談到棒球,國人即使再沒興趣,至少也懂個一二,或認得幾個職棒球星、國手,甚至身旁就有打過棒球或曾是棒球校隊的朋友。

從逃避到開心參與

然而,即便棒球的基因深植台灣人身體中,但長久以來,身障者從未有機會加入棒球大家庭,直到「戰神身障棒球隊」10年前成立後,一群身體有各種缺陷的朋友,終於能夠讓血液、基因中的棒球魂,藉由固定的練球、對戰,找到展現生命的「出口」,也找到自我肯定的「入口」。

「戰神身障棒球隊」現任領隊潘瑋杰,幼時因發高燒導致左手肌肉萎縮無力,起初無法接受意外,不僅抱怨父母「怎麼把我生成這樣」,求學期間也始終躲躲藏藏,總是穿著長袖,避免他人異樣眼光,但依然經常受到同學霸凌,或故意捉弄要他去跑腿買便當。

所以即便喜歡棒球的爸爸,一直鼓勵他下場打球,但潘瑋杰為了避免讓人發現兩隻手臂粗細不同,一直排斥這項提議,直到讀五專最後一年,同學力邀他加入球隊,一下子便愛上馳騁球場的感覺,後來更加入兩支乙組球隊,和一群業餘好手固定打球。「當時真的很熱血,為了讓球隊有場地打球,周末時常天不亮就跑到球場占位,就算下雨也澆不熄熱情,大家照打不誤。」

組中華隊出國比賽

兩年後,在一個意外機會中,潘瑋杰才終於認識到:什麼是「身障棒球」?「在那之前,我跟家裡是比較對立的。」潘瑋杰說:「直到有一天,爸爸的朋友提及有些身障人士在打棒球,爸爸問我要不要去看看,還買了我人生第一個手套給我。」潘瑋杰心想:「好吧,去看看也好。」這一看,就此改變潘瑋杰,他正式申請了殘障手冊,加入身障棒球隊,逐漸打開心門,找回失去的信心。

潘瑋杰後來才知道,其實早在2006年,日本教練吉川清隆就曾來台交流,大力推廣身障棒球,並邀請台灣第1支身障棒球隊遠征日本,參加第1屆「世界身障棒球賽」,這一屆,倉促成軍的「中華隊」,在參賽4隊中成績雖然墊底,卻始終士氣高昂。

2010年,潘瑋杰終於有機會參加第2屆世界身障棒球賽。球隊受限於場地,只能在賽前集訓,成績在5隊中僅得到第4名。隔年年初,潘瑋杰和一群身障朋友,決定催生「戰神」隊,找到固定球場周周「集訓」,之後更帶全團參加2014、2018兩屆世界身障棒球大賽,不但吸引眾多各種年齡的身障棒球愛好者加入,甚至還有好手好腳的熱情朋友心受感動,主動來當義工協助球隊和外部資源連結,讓戰神隊的陣容日益龐大。

各種障別都能打球

2013年,潘瑋杰與父親潘孝仁,推動成立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身障棒壘球協會,潘孝仁並出任創會理事長,父子同心協助戰神隊的各項運作。身為領隊的潘瑋杰,更到處寫案子爭取各項比賽及出國參賽的經費,每年並固定舉辦「出口盃棒球賽」,鼓勵各種障別的朋友組隊參加,體驗在場上揮棒、投球的快樂。

「2018年成績大進步,奪得第3名佳績,而且每位球員都站上了日本正式球場!」潘瑋杰開心的說,最後一場球對上美國隊,無關勝敗,教練吳承漢(前中職誠泰隊球員、教練、裁判)讓每一位還不曾在賽事中出場的球員,都有機會上場體驗,「雖然最後成績是2:15,美國隊大勝,但戰神隊很多球員都喜極而泣……」。

除了世界大賽,戰神隊平日也不自我設限,經常和國內乙組球隊進行聯誼賽,雖然戰神隊有些球員像「鋼鐵人」般,是撐著義肢上場的,但彼此在球場上公平競爭,個個酣暢淋漓,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呢。

揮棒 讓缺陷變完整

日本是全世界身障棒球發展最好的國家,1993年就成立身障棒球聯盟,並在日本職棒傳奇名將長嶋茂雄的協助下,舉辦世界身障棒球賽,但台灣也不遑多讓的在2011年成立「戰神身障棒球隊」,所有的故事被潘瑋杰拍成紀錄片,還曾入圍2017年金穗獎「年度最佳紀錄片」獎。

「雖然我們不像日本國內有十幾支身障球隊,但台灣第一支身障球隊的故事,卻值得被記錄下來。」潘瑋杰坦言,剛開始接觸身障棒球,就想拍紀錄片,但當時就讀華夏工專電子科,完全不懂影像,更不懂拍攝。為了拍紀錄片,他吃盡苦頭,到處虛心求教,還因此力拚考上明志科大視覺傳達系。

明志科大畢業時製作的紀錄片《出口》雖然粗陋,學校卻為他辦了一場正式的放映會,一共有200多位同學、校外人士及媒體擠爆會場,讓他相信自己正在做對的事。視覺傳達系畢業後,潘瑋杰成立了自己的媒體工作室,也端出了續作《出口:夢想肢戰》紀錄片,述說「戰神隊」成立的過程及感動人心的時刻。

隊友用生命在投球

「對於一般人而言,打棒球必須克服的頂多就是時間、金錢等問題,但對於身障人士來說,卻是一場人生革命。」潘瑋杰舉戰神隊隊長朱廣霖為例,除了遺傳父親熱愛棒球的基因,也遺傳到父親先天性肌肉萎縮症,小時候還能參加棒球夏令營,但長大後,再怎麼努力,還是連坐板凳都沒資格。就在朱廣霖正要放棄之際,在網路論壇PTT上認識了戰神隊,想都沒想,朱廣霖就開心報名了,因為他「想讓爸爸再次為我驕傲,知道我是個不輕言退縮的人」。

戰神隊副隊長黃得源,曾與中華職棒富邦悍將投手蔡明晉當過隊友,但2012年一場重感冒導致心臟衰竭,併發症引起血栓,不得不截肢保命等換心,「只要一想到隔壁病房還有4個人也在等,就萬念俱灰了。」但現在,右腳撐著義肢,隨時注意心臟負荷,他靠著單腳仍能飆出時速125公里的速球,「用生命在投球」在他身上不是形容詞。

至於「世界第一位坐在地上投球的男人」吳景傑,自幼罹患小兒麻痺,平時必須拄著枴杖,但他「坐在」投手丘上飆球速的模樣,往往讓對手、觀眾咋舌,可惜他在2017年因意外過世,無法再用他的精神感動更多人。

而坐著輪椅的邱冠傑,小時候坐在母親的機車後座,聽到爸爸打電話來說:「家裡有客人,別帶孩子回來……」自卑的他一邊流淚,一邊想著乾脆跳車自殺算了……因緣際會參加《出口:夢想肢戰》放映會,看到坐在地上投球的吳景傑,突然燃起鬥志,不僅鼓起勇氣報名加入戰神隊,每周還特地從高雄搭車到台北練球。沒有棒球背景的他,2019年已成為身障幼兒棒球教練,讓許多跟他一樣的小朋友,擁有擁抱希望的權利。

努力找到自信入口

潘瑋杰坦言,雖然自己的作品不敢比美前旅美投手「台灣之光」王建民拍攝的紀錄片《後勁:王建民》,但《出口:夢想肢戰》除了入圍2017年金穗獎最佳紀錄片,還成為亞太影展特別觀摩單元,獲得不錯評價。這也讓他因此更進一步考上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研究所,繼續往導演之路挺進。

為了讓社會看見特殊族群的毅力與夢想,身障棒協每年舉辦「出口盃多元族群棒球賽」及「天使盃」棒球賽,邀請身障、聽障、智能不足、女子及老人棒球……等特殊族群參賽,「出口盃」今年邁入第7屆,看似風光,卻因缺乏長期穩定的贊助,走來一路艱辛。「雖然慶幸有政府單位及贊助商幫忙,才勉強舉辦成功,但其實背後的艱辛說也說不完……」

潘瑋杰的父親潘孝仁表示,這些身障者在場上散發的熱情,能感動每一位對自己有所懷疑、對人生感到徬徨的人們。而這一切,果然感動新北市議員洪佳君,要求新北市政府搭建一座屬於特殊族群的共融棒球場,由身障棒壘球協會負責整合腦性麻痺、身障者的需求,提供大家一個更安全的場地,可以放心在這裡揮灑自我。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