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經典】唯女子與小人難養 章句折中

文/黃聰哲 |2020.12.03
624觀看次
字級

文/黃聰哲

在《論語.陽貨篇》裡有一句「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女子是否等同小人難教養,頗令歷代經學及史學家困惑。如何詮釋孔子本義,而不流於歧視婦女之嫌,所尋途徑不外乎文字辨正、文義重估和訴諸史實評議,甚至有以此為辯証,不一而足。

唐代孔穎達釋意:「女子,謂未嫁者也。」然中國社會講究個人身分和角色,往往將多重身分和角色聚集於一身,常將為人母、為人妻、為人女者同屬一人,故「女子」一詞被泛稱為女性。女子是否難養?是歷代經學家爭議的核心。

而小人一詞,有謂「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小人有平民百姓之義,然《易經.繫辭下》的「小人不恥不仁,不畏不義,不見利不勸,不威不懲,小懲而大誡,此小人之福也。」似乎對「小人」一詞較具貶義,且在《論語》中將君子與小人對立並論,就有二十四章之多,大多指無德智修養、人格卑劣的人,歷來爭議較少。養,在此應指教養。女子及小人難養之處,在於「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意謂待之近,則狎而不遜;處遠,則怨恨必作,此章句歷代論述分歧不大。

自宋以降的經學家,對「女子」一詞的觀點舉要臚列。宋儒邢昺釋義:「此言女子,舉其大率耳,若其稟性賢明,若父母之類,則非所論也。」南宋朱熹認為:「君子之於臣妾也,莊以涖知,慈以畜之,則無二者之患矣。」清代劉寶楠謂:「女德無極,婦怨無終。」明清學者張自烈(號芑山)說:「聖人之言,大小兼該,雖不必將女子小人專看作婦寺,而處理婦寺道理未嘗不在其中。」錢穆解釋:「此章女子小人指家中僕妾言。」蔣伯潛解:「女子小人皆宮闈的嬪妾、奄宦和士大夫的婢僕而言。」潘重規注釋:「女子指妾婦。」從以上各家注疏,其中以邢昺將女子視為「舉其大率」,而將「稟性賢明,若父母之類」予以排除,已具現代邏輯全稱及特稱的辨證。其餘大都把女子解釋為妾婦、宮中嬪妾,然是否為孔子本意?則有待商榷。

若將「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暫改為「唯女子與『男子』為難養也」,方便辨證推論。在《論語》一書,特別將君子與小人對立論述,「男子」一詞以現代術語就是全概念,為全稱。而君子與小人,反成偏概念,為偏稱。反思「女子」是否也為全稱,其中有否隱藏偏概念未析離提出,而難養的對象並非「女子」,而是未析出來的偏稱,就如同難養的是小人而非全概念的「男子」。故全句應理解為「唯部分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然而哪些部分的「女子」是孔子所言難養的?

歷史學家柳詒徵評論:「世謂孔子述而不作者,蓋未讀《十翼》及《春秋》也。」孔子作《十翼》(亦稱《易傳》),然疑古學者認為,並非完全出於孔子之手,但多認為孔子與《易》的關係是很密切的。從《易傳》中或可體認女性的重要性,「乾道成男,坤道成女」,「有男女然後有夫婦」,「夫婦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恆」,女子是人倫不可或缺的一環。婦人能守婦德婦容,為正則吉,若「婦子嘻嘻」(《周易.家人》)無度,「倫理之所由亂,安能保其家」,由此可知自恣無節的女子與小人,應是孔子所喟嘆難養的對象。

孔子,時之聖者也。閱讀經典,不宜陷於章句,應將義理文章,互通為用,與時偕行,通權達變,方能融通古今。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