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堂鐘聲】 民國首位女教授──陳衡哲

文/湯崇玲 |2021.02.22
454觀看次
字級

文/湯崇玲

「民國首位女教授」,這頭銜好大,還是北大第一位女教授!

陳衡哲(一八九○─一九七六)筆名莎菲,生長於江蘇常州書香世家,從小就嶄露出走閨閣的氣勢。其他孩子哭哭啼啼的年紀,她不僅自己脫下裹腳布,還爬上梯子去摘那高牆上的紅薔薇,十三歲決定離開父母,到廣州求學;十八歲堅拒父親安排婚姻,定意終身不嫁。這樣的孩子,翻牆而出勢屬必然,二十四歲考取清華學校的女留學生考試,成為中國最早官派女留學生。

赴美後,陳衡哲開始創作,其白話小說〈一日〉到底算不算中國第一部白話小說?引起眾人激辯。筆者以為,與其跟《狂人日記》爭第一,不如細細品味其人其作。陳衡哲的自傳跳脫自我中心的感性書寫,樸素流暢、理性節制的文字,將清末民初,中國士大夫家族面對西風東漸,和革命風潮不得不改變的歷史脈絡,有理有據的呈現出來。

獨具客觀性的歷史眼光,引領讀者走進常州大宅院,看清末失業舉人家族如何在時代夾縫中求生存;看能幹的老太君以女族長之姿,指揮若定的料理一家四十口,卻無以面對鴉片的惡勢力,只能眼睜睜看著家族走向敗亡。透過自己與三舅的爭執,從「義和團」、「買債救國」、「辛亥革命」,一路寫到表親的「女子北伐軍」,陳衡哲個人自傳寫出了家族史,更將民國史爬梳了一回。

其歷史書寫風格奠基於深厚的史學素養,瓦沙大學畢業後又拿到芝加哥大學歷史碩士。一九二○年回國前,北大的工作已準備好等她,蔡元培希望藉著她,為北大未來正式招收女學生造聲勢,胡適甚至在她婚禮上送了一副對聯:「著書立說,無後為大」,眾人期待可見一斑。可是沒想到就任不到一年,就因懷孕、生產而辭職,讓介紹人胡適很是尷尬,之後的教學生涯屢屢因懷孕、戰爭而中斷。

可以想見,一個好強的時代女子在面對眾人的期待,與女性身分所承受的壓力。

從陳衡哲的家書中可以看出她對時間的渴望,但並不後悔進入家庭,她認為一個教育家也應當在家庭中實踐教育理想。這位深具毅力的女學者並未被打倒,一邊帶孩子一邊寫作,短短四年完成《西洋史》和《文藝復興小史》教科書,首次以中國人的眼光來寫西洋史,短時間內就多次印刷再版。

「民國首位女教授」並非平白得致,這頭銜的後面有陳衡哲因愛而放下堅持的父親、一路隱忍成全的母親、啟發她、引領她接受西式教育的三舅,還有在她走投無路時給予遮蓋、鼓勵的姑母,以及她那鼓吹「科學救國」,大名鼎鼎的丈夫任鴻雋,他知道陳衡哲:「是不容易與一般的社會妥協的,我希望能做一個屏風,站在你和社會的中間,為中國來供養和培養一位天才女子。」

任鴻雋早陳衡哲十五年離世,她提筆寫〈任叔永先生不朽〉,筆下盡是客觀事實,但她愈是節制,壓抑的哀傷愈加悲切。人生走到盡頭,一切的頭銜都不再重要,只有愛是不朽的。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