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30】隨堂開示錄 361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52 佛教面面談(二) 4-4 《南方人物周刊》訪談

星雲大師 |2021.03.04
687觀看次
字級
2013年12月29日,禮讚佛陀萬人音樂會於佛光山佛陀紀念館舉行。早年跟隨大師宜蘭弘法的「1953歌詠隊」,以當年的交通工具—腳踏車接迎年輕的一代,並演唱〈弘法者之歌〉。圖/資料照片
星雲大師早期在宜蘭成立的佛教歌詠隊。 圖/佛光山提供

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52

佛教面面談(二) 4-4

《南方人物周刊》訪談
時間:2009年7月1日
地點:佛光山傳燈樓客堂 

提問十四:放眼未來,還有哪些因素可能造成人類社會的重大動盪,甚至生存的威脅?

大師:天災人禍。天災,是來自天地之間,不是人的力量所能抗拒的大自然災害,例如地震、風災、土石流、地球暖化等問題。人禍,指人所造作的罪業。即一些私心重、有權力欲望的人,他們掌權了以後,由於內心欲望熾盛,求之不盡;一旦求不得,便生起瞋心,進而引發紛爭不斷。如果能將瞋心轉化為愛心,那麼即使自己吃虧一點,也不致於發動戰爭。
這個世間上,除了天災地變是人所無法掌控的災難,其實很多問題都是人所製造出來的。如現今全世界天災不斷,也是因為過去人類不懂得珍惜大自然而造成的結果。因此未來要解決人間的災難,唯有人人自我覺醒,才能挽救人類的浩劫。

提問十五:大師有一句話「隨緣不變,不變隨緣」,一般人則常說「隨緣、隨緣」,但往往「不變」和「隨緣」的關係不容易處理。例如:有的人會藉「隨緣」之名,行放縱之實,或者不做自我的要求。那麼「不變」和「隨緣」的分界線到底在哪裡?

大師:社會上有的人一味隨緣,失去原則,甚至最後隨波逐流,無法自拔;有些人過分堅持原則,不能融通,反而失去人緣,障礙自己的前途。那麼,隨緣與不變的分界點在哪裡?
「隨緣」,不是放縱,不是全然沒有原則。隨緣是隨順真、善、美,隨順共存、共有、共享;隨順正面、積極、美好的一面。「不變」,是事情的原則。例如忠孝仁愛不變,信義和平不變,道義、道德、人格不變;但「不變」,也不是墨守成規,更不是泥古不化,以「你來吃飯」這件事來說,「吃飯」本無善惡;又如「來喝茶」,不過是簡單一杯茶,如果只是平常的人際往來,無傷大雅者,就不必那麼認真,不要太計較、執著,隨緣就好。
「隨緣」與「不變」兩者並非絕對,要能在「隨緣的生活」與「不變的原則下」取得平衡,才能享有自在的人生。

提問十六:六十年前,中國國民黨、共產黨發動內戰,您沒有親附政黨,為什麼後來還是選擇到台灣?

大師:當初到台灣,完全是「一念之間」的決定。那時我在江蘇宜興白塔國小擔任校長,國民黨、共產黨鬥爭,我日夜都要應付兩個黨的軍隊來校搜查,每天在夾縫中提著性命度日。
後來我回到南京,那時南京的人紛紛要到陝西延安報考「抗日軍政大學」,我看到時局已不可為,時值國內「淮海戰役」(台灣稱「徐蚌會戰」),從南京到上海的火車道邊,到處都是屍體。這場戰爭延續了好幾個月,我的一位同學發心出來收屍、救護傷患,自告奮勇要組織六百人的僧侶救護隊到台灣。
不料僧侶救護隊籌備了幾個月,主持的人忽然打退堂鼓不去了,我這一生不喜歡退票,於是把它承擔下來。臨時上陣,帶了一群人從南京趕到上海,亂世中兵荒馬亂,路上到處是屍體,社會亂成一團;去買東西,鈔票不是用數的,擺了一堆比一比就OK 了,整個經濟完全崩潰,後來真正上船的,只剩下五十多人。
抵達台灣後,沒有團體願意收留我們,經過幾天的奔波,種種因緣不遂,僧侶救護隊只好解散,大家各奔西東。當時沒有地方掛單,在一個機緣下,我認識了吳伯雄先生的父親吳鴻麟老先生,他是警民協會的會長,也是參議員,在社會上有一定的力量。因為他的協助,讓我順利辦妥居留證件,在台灣有了一個身分,後來還是被抓去關了幾十天,所幸得力於多方的營救,才能逃過劫難,在台灣居住下來。
那時候政府當局每一兩個禮拜要查戶口,我已經在新竹的一個地方教書,但每個禮拜六,他們會請我到街上講演,每次上街,都要先到附近的派出所報備。過了一段時間,地方辦補習班要教國語,老百姓不肯來,於是請我去教。第一天,二十幾個人來,第二天,八十幾人,後來增加到兩百多人,他們為了回報我,以後就不必到派出所報備,可以自由走動了,這是我最初到台灣的情形。

提問十七:聽大師提過,您離開大陸四十年後,再回大陸見到您的母親,只見了一分鐘。當時是如何處理您的母子之情?

大師:一九八九年回去的時候,旁邊的人太多,談話不方便,我和母親只是匆匆見了一面,沒有什麼交談;後來又隔了一年,我的母親才到台灣來,這當中都是由弟子們替我去會見、聯絡。

提問十八:那一次短暫會面,您如何平息內心的激動?

大師:不激動。會激動的,倒是後來我們到了棲霞山有一間房子前。想起當時我年少時還在那裡念書,住了八年都不能進去裡面,也不敢走近那個門口。
後來我到大陸,他們在那裡搭了高台歡迎我,過去的老師們都站到我的旁邊,硬把我推到台上去上座。人生際遇真是無常!過去不能到的地方,現在竟然要我坐到高座上去,令我感觸很深。我覺得人生還是平凡最好,一旦有了名氣,就不自由了。

提問十九:有人說,現在是所謂的「末法時代」,您同意這樣的觀點嗎?

大師:人可以創造時代。如過去我在宜蘭成立「佛教歌詠隊」,倡導佛教音樂,結果引起教界許多反對的聲浪,認為這是末法時代的歪風,會讓佛教毀滅,但我仍義無反顧的去接引青年入佛門。現今回想起來,如果當時沒有歌詠隊,今天佛教裡就不會有那麼多優秀、有擔當的人才了。

提問二十:能否用簡單的語言,為我們大陸讀者介紹什麼是「人間佛教」?

大師:關於這個問題,在我的書裡談得很多,我的《人間佛教語錄》裡也摘錄了不少。簡而言之,人間佛教,就是「佛說的、人要的、淨化的、善美的」。
佛說的,沒有不好,它不會造成仇恨、鬥爭。人要的,就是幸福安樂。淨化的,等於用水混濁,經過處理,淨化了。善美的,就是善的、美好的。凡是契機契理的佛法,能增進人類利益、福祉,能饒益眾生、對社會國家有所貢獻的,都是人間佛教。

提問二十一:最後,能否請大師為大陸的年輕人講幾句勉勵的話?

大師:總歸一句,身為現代青年,要愛國、愛家、愛社會。廣結善緣,與人為善,要從善如流,青年人要奮起飛揚,要走出去。

萬靜波副主編:謝謝大師接受我們的採訪。也期待將來有因緣,能再為我們開示更多的佛法智慧。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