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繽紛好萊塢 】勇於做正確的事 《關鍵少數》

文/林昱翎 |2021.03.27
770觀看次
字級

文/林昱翎

用簡單的公式闡述動人的故事,觀眾對這樣的電影並不陌生。二○一六年上映的美國傳記電影《關鍵少數》其敘事模式便奠基於此,電影以真人真事改編,呈現一九六○年代初黑人女性在社會、職場、家庭的處境。

試想看看,身處在一九六○年代的美國,那是美蘇冷戰的年代,你穿著剪裁適宜的套裝,頂著波浪捲髮去上班,看起來迷人且優雅,但你是個黑人。而這代表國家與社會的平等與你無關,你不能與白人同用洗手間、坐在同個區域、喝同一壺咖啡。

這也許難以想像,沒關係,不如換個場景:你是一個職業婦女,擁有出眾的工作能力,但功勞不斷被忽略,升遷也永遠輪不到你。這就是在《關鍵少數》裡三位女主角面臨的難題。她們面臨種族與性別的雙重歧視,且從電影中可看出白人權力大於黑人,男性權力大於女性,不難理解片中的凱瑟琳、桃樂絲、瑪莉在職場上的困境。

故事流暢地穿插在職場、家庭、感情之間,由凱瑟琳屢受白人同事刁難,桃樂絲肩負主管職卻有實無名,瑪莉申請工程師一職未果的事件中層層推進。凱瑟琳是貫穿整部電影的靈魂人物,因出色的數學能力而被轉調至太空任務小組,但升遷後卻得加倍地承受歧視與排擠,像是觸目驚心擺在桌上的種族專用咖啡壺、遠在八百公尺外的唯一種族專用廁所,加上同事在工作上的苛刻對待,被種種逼迫後,她在辦公室怒吼,狠狠揭露職場上的種種不平等。最末她的傑出能力贏得他人的信任和依賴,成為水星登月計畫的關鍵人物。

而桃樂絲與瑪莉兩者的故事軸線,則使電影的輪廓更為立體。有別於凱瑟琳與瑪莉的出色,桃樂絲較為一般,卻最具力量。她在職場上扮演著母親的角色,展現堅韌與無私。當瑪莉抱怨制度不公,桃樂絲明言要瑪莉勇於爭取,別光說不練。面臨工作部門即將被撤裁,她著手學習電腦語言,更不藏私的教導整個部門的同事。「現行的規定不代表是對的,做正確的事情才是對的。」桃樂絲讓自己成為無可替代的存在,最末,她保住所有同事的工作,率眾前往新部門時,持續前進的腳步意味著她不二的工作法則。

瑪莉的遭遇則讓觀影者有深深的共鳴。瑪莉為了爭取工程師一職而與丈夫爭吵,丈夫指責瑪莉因工作而忽視了陪伴孩子的成長,當她賭氣舀了一匙青菜放進孩子的餐盤裡,讓我們看見女性在理想、職場與家庭之間的拉扯。由於膚色的關係,申請工程師一職並不順遂,瑪莉不惜上訴法院。當她要求走到法官面前,此舉象徵一改被打壓的渺小姿態,勇於直視國家制度的不公,她要求法官打破先例,讓她進入白人學校就讀。「我無法改變我的膚色,所以我別無選擇,只能首開先例。」後來她坐在教室裡,不僅是教室裡唯一的黑人,也是唯一的女性時,讓人不禁鼓掌叫好。

《關鍵少數》用三位主角的經歷交織出那年代在種族與性別歧視下的女性縮影。再次觀賞這部電影後,不免深思種族歧視與性別歧視是否仍未從現今社會裡絕跡?而除此之外,《關鍵少數》的動人之處是對觀影者的啟發,有時候我們彷彿只剩眼前的選項可選,那便是放棄目標,在現行規則下安分守己,但其實既定的選項只是個陷阱,我們可以另掘通往目標的道路。像是桃樂絲范恩所說:「要達成目的不只一種方法。」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