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歷史】三義斷橋

文/鄧榮坤 |2021.04.06
622觀看次
字級
三義魚藤坪斷橋 圖/鄧榮坤

文/鄧榮坤

緩步於苗栗三義龍騰村的魚藤坪鐵橋(又稱龍騰鐵橋),這裡曾經是舊山線火車行經之路線,因鐵路改道而被廢棄一旁;如今在鐵道自行車帶來了人潮與笑聲後,搖身一變成為苗栗的旅遊亮點。佇立於鐵道旁眺望遠方,沒有列車經過的鐵軌仍然往前方延伸而去,時光似乎也靜止了,但關於「三義斷橋」的故事仍然存在。

一九三五年四月二十一日六時二分,霧濃,天色還未完全亮的清晨,大安溪北岸的關刀山激烈搖晃著,從夢境中驚醒的鳥兒拍打翅膀飛向灰撲撲的天空,許多還在夢裡熟睡的人,也被這一陣激烈的搖晃而震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驚慌從床上爬起來,來不及披上衣服,立即奪門而出,臉上顯露的是綿密的驚悸。

苗栗三義鄉的天空仍然灰濛濛的,而附近的橋梁、電桿、建築物、高聳的檳榔樹……繼續搖晃。拍翅飛起的鳥兒繼續在蒼穹飛行,太陽還未露臉的大地傳出了呻吟與泣聲,而位於龍騰村的磚造橋梁,也出現了猛烈搖晃。沒幾秒鐘,勝興車站附近的魚藤坪橋塌了,磚掉落下來,扭曲與鬆脫的鐵軌也如箭矢般落下。附近的村民驚醒了,眼神流露出驚慌。

陪我們一起踏查這段滄桑歲月的文史學者沈筠說,當年的那場地震芮氏規模七‧一,台灣島如懸掛於風中的搖籃般晃動,居住於澎湖島及對岸福州、廈門的人,敏感度高的也能感覺到輕微的晃動………

八十六年後,當年從地震中呱呱落地的小孩已經長大了,髮蒼蒼之餘,雙鬢也泛白。對於當年大地震似乎沒有太多印象,而當年震後的慘狀,如今也沒有留下太多痕跡。只有路過村落時,還可以看見當年被震垮的魚藤坪斷橋遺跡。佇立於斷橋前,已經無法感受到昔日那山搖地動的震撼,千山鳥飛絕的驚慌與橋梁磚塊墜落的驚險,也很難自文獻的紀錄與殘存的斷橋中揣摩。

談起久遠往事,沈筠臉上的表情深沉了許多。苗栗是山城,舊山線則是山城裡歷史古老的記憶,從這裡的生活習俗中,可以看到舊時代的風華,也可以看到先人們篳路藍縷的故事與令人嘆息的人文式微。

仰首,斷橋無語。這座與日本長野縣信越本線碓冰嶺眼鏡橋相似的魚藤坪鐵路橋,位於台灣縱貫鐵路最高、最陡、施工難度最高的路段,當地人又稱它為龍騰斷橋。當時的橋梁跨越魚藤坪溪,為當時縱貫鐵路上最大的拱橋。由於橋梁壯觀優美,地震後,在舊橋下游八十公尺的地方,另外興建了新的魚藤坪橋,於是,舊橋也走入歷史,優美的紅磚斷橋歷經數十年風霜,已逐漸成為舊山線代表性地標,不論是從斷橋半殘拱口望向新橋,或依傍著斷橋的滿山油桐花,也忠實記錄著歲月的傷痕!

多年後,舊三線鐵道自行車的人潮,穿梭於龍騰斷橋旁的鐵路,迎著風一路呼嘯而過。當年這場震災的傷亡情景,在斷橋間滋長的青苔與錯綜複雜的榕樹根裡,已經無法看到了。而今青苔已習慣於靜謐的歲月,古老的榕樹似乎也安逸於這裡的風風雨雨。遠遠望去,任誰也無法想像,這裡曾經激烈搖晃過,搖醒了許多人的噩夢,也搖碎了三義的寧靜與樸實。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