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日常】 毋敢講鳥鼠

文/劉靜娟 |2021.05.07
459觀看次
字級

文/劉靜娟

話講一半,小妹忽然間細聲問我,「彼***有張(tng,捕)著無?」

我一時聽袂出伊是咧講啥,伊閣講一遍,才聽著伊是講nezumi,日語的鳥鼠。

Nezumi是我和小妹熟似有限的日語之一,因為彼是阮媽媽講的話。做囡仔的時,阮厝是日式木造建築,加減有鳥鼠出現;逐遍媽媽講起,就用日語。伊講:「nezumi足精,若予in聽著,攏張袂著。無管是用籠仔張,抑是用鳥鼠仔藥毒(thāu)。」

我心內想,既然in遐爾(hiah-nī,那麼)巧,無定著早就學會曉外語矣。毋過,這个機密已經是阮兜(tau,家)的傳統,幾十年來,欲對付這種奸巧的生物的時,阮攏毋敢光明正大講出「鳥鼠」兩字。我的外甥較新派,伊的「密語」是Mickey。

佇台北幾十年來,鳥鼠佇阮兜出現可能無超過三擺;毋過,個外月前買的矮牽牛花栽明明有花莓(花蕾),卻未開花就無去。起頭懷疑是鳥仔抑是露螺來食,後來一盆紅龍草的插枝兩排攏倒落來,我才判斷是鳥鼠。

以前佇頭前的陽台種兩三个長盆的矮牽牛花,總是開甲鬧熱滾滾,佇樓跤攑頭看,感覺in對巷仔的美化真有貢獻;這陣,竟然有鳥鼠來破壞,無對付伊敢會使得?

我用籠仔張,內底勾一塊芳芳的肉。

經過兩工,攏無看著鳥鼠;第三工,斟酌看,內底竟然根本無肉。可能早就予伊食去矣。

我敢拄(tú,遇見)著有輕功的鳥鼠?決心和伊「鬥智」,我閣再佇籠仔內勾一塊肉;經過一日、兩日,猶原封不動。所以,我得著上滿意的結論:鳥鼠已經旋(逃走)矣。

講實在的,我嘛驚去張著伊。kan-na(只)想著和伊四目相對,就起雞母皮,免講猶著共處理。殺生是無可能,若無,敢著愛像我的厝邊按呢,暗時趁無人看著,偷偷仔提去公園放生?

萬一,伊親像予人放捒(pàng-sak,遺棄)的貓仔狗仔按呢,家己閣轉來主人兜?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