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遲遲】 一個人的旅行

文/葉含氤 |2021.08.25
933觀看次
字級
我行遲遲 一個人的旅行 圖/葉含氤

文/葉含氤

我嚮往「行遲」。行遲是慢慢走,不僅僅是步伐,還有感受。讓身體慢下來,讓思緒慢下來。因為走得慢,才能走得「漫」,漫不經心才有無邊風月。



人活著,於內,我們受貪念、憤怒、悲哀等等負面情緒所蒙蔽;於外,也被柴米油鹽、人際關係等諸多現實瑣事所控制。可是性子裡,又天生有向上昂揚的想望,這樣的想望,不是驕傲,不是自大,反而是柔順謙懷,知道美好的東西總是來之不易,願意讓自己為「雲天收夏色,木葉動秋聲」而感動,進而有履險如夷般的從容款款。

而一個人旅行,最能讓我有這種從容。在沒有利益考量下,讓感官專注地體會,讓大腦單一地思考。獨自一個人的時候,外在的聲音會離自己很遠,自己的聲音會聽得更清楚,潛藏在腦裡的思緒,也會翻湧而出。

有人問我,若遇到好景色,想與人分享,轉頭卻發現沒有可以說話的人,這樣不覺得孤單嗎?

其實一個人的時候,我常常洋洋自得。只要有一本筆記,一支筆,讓我隨時記錄,想說話的時候,我會停下來寫幾個字。也因此,我的筆記往往只有雜亂的關鍵字與短句。寫下來的文字也是幫助自己記憶,不讓那曾經的感動成煙成塵。

而有時,我也會想待在陌生而熱鬧的市鎮。我會躲進人群裡,覺得渺小而安全。聽著別人說一些快樂的,平淡的,欣悅的,憂傷的,或驚濤駭浪的故事。我常在聆聽的時候,產生一種銷聲匿跡的自由。

又有時,會坐下來寫一張明信片。所有的明信片,都有著精神性的象徵,因為在我買的當下,純粹得連要做什麼都渾然不知,只覺得美,用一句老話說就是「無所為而為」。而當心思翻湧,端坐著書寫明信片時,並不是要告訴對方,我現在在哪裡,而是此時此刻我正想念你。我覺得這才是寫明信片的意義。

愈快的時代,事物也會迅速地消失質感。一張明信片不過就是幾塊錢的事,卻可以在文字傳遞過程中,產生一種飽滿的靜默。這樣的靜默,消弭了強烈的現代感與功能性,反而有沉穩的氣定神閒。

也因此,我嚮往「行遲」。行遲是慢慢走,不僅僅是步伐,還有感受。讓身體慢下來,讓思緒慢下來。因為走得慢,才能走得「漫」,漫不經心才有無邊風月。

曾經在京都,某日傍晚路過公車總站,看見一輛正要開往嵐山的公車。那是我第一次去京都,除了知道「嵐山」這個地名之外,其餘完全沒有概念,只覺得這名字很美。當時並沒有考慮太久,就決定在雨日暮色黯黮時前往。那時初冬,雖然才五點,但天黑得早。到嵐山時,雨下得細碎而寧靜,還帶著一種高緯度的凝寒。我撐傘走過渡月橋,走過天龍寺,走進竹林。夜晚的嵐山,河水潺潺,竹林幽魅,遠處的山頭隱隱有光亮。又因為雨霧微妙的光影,看什麼都朦朧,看什麼都闌珊,以至於拍出來的照片也都模糊不清,但卻有一種寂寂清冷。

之後幾日,天已放晴,我又去了趟嵐山。近午時路過嵯峨車站,隨興進去,看了有班觀光小火車幾分鐘後抵達,於是買了票,搭了車去了龜岡。我在火車上沿途看著保津川的河谷風光,那時林間楓葉尚未落盡,在群山溪壑間,總還能看到簇簇絢麗的紅葉。每次窗外一出現紅葉,身邊好幾位日本女性就會圍在窗邊,發出此起彼落的「綺麗」驚嘆聲。列車行駛時,還有一位彈著吉他唱歌的男藝人,我雖然不知道他唱些什麼,但曲風激昂歡快。他穿過一個又一個車廂,一邊彈唱,一邊找乘客合影,這想必是列車公司安排的娛樂活動。後來我才知道,這小火車是要預約的,而那日我一時興起,竟然能幸運地買到票,想來也是不可思議。

之後幾年,我又去了多次嵐山,卻沒有在晚上去了,也沒有再搭那班往龜岡的小火車。那次的夜行,還有列車之旅,兩者都成了唯一的一次。

我想,這種沒有預習的「意外」,大概是行前不生執著,反而可以讓情緒不黏不滯。這是結伴出遊無法經歷的驚喜,因為不需協調,不受制於人。

至於這樣的旅行態度究竟好不好?

星光穿越宇宙,尚且需要時間,這樣的漫不經心,當然也需要一意孤行的勇氣。我無法說好或不好,畢竟人間從來都是各有各的舟楫,各有各的渡口。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