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趣聞】 不死戰艦雪風號

文/王文隆 |2021.10.06
703觀看次
字級

文/王文隆

這是一艘強運的戰船,經歷了大東亞戰爭、國共內戰,從一九四○年一月出廠下水,到一九七一年最終拆解,歷經大小戰役,都沒有重損船沉。

這艘船的名字叫做雪風(ゆきかぜ,讀音:Yukikaze)號,是一艘在日本長崎縣佐世保軍港製造,滿載時排水量能達二千四百噸,為長一一八‧五公尺,寬一○‧八公尺的甲級驅逐艦。第一次參戰,是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十二日,珍珠港事變爆發後的幾天,被指派前往美屬菲律賓支援登陸作戰。

隨著戰爭規模擴大,雪風號也陸續參加了爪哇島、新幾內亞、中途島海戰、第一次及第三次所羅門島海戰,無論海戰情況多麼慘烈,僚艦死傷多麼慘重,雪風號總能幸運的以極小的損傷保全。

之後,雪風艦進行過多次不同的編組,參與過戰鬥、護衛、運補等工作,基於與它同編組的僚艦,通常難逃被擊沉或是擊傷的命運,一度使得雪風艦於一九四四年編入第十七驅逐隊時,被其他同隊夥伴視為是「帶衰」的一員。

事後證明,雪風號確是強運,不僅中了火箭炮沒爆炸,它的僚艦運氣也確實都不及它而不能保全,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時,整支第十七驅逐隊就只剩下雪風號一艘,孤獨的迎接盟軍的接收。它是佐世保船廠出廠的驅逐艦中,唯一一艘全身而退,其他的都沉沒了。

雪風艦在解除武裝後,自大日本帝國海軍中除名,轉型成為運輸艦,協助撤退日本在海外的軍民返國。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它完成了最後一次接運工作後,被指定為特殊保管艦,引渡至聯合國管轄,等候處置。

雪風號的故事到這裡還沒完,它開始了另一段傳奇。

在聯合國轄下,雪風號作為一百三十五艘日本賠償艦之一,供盟國分配接收,抵償各盟國的戰爭損失。由於雪風號是一艘結構完整的驅逐艦,加以船體較大,是許多國家亟欲接收的對象,為免爭議,東京盟軍總部決定以抽籤方式分配這些艦艇。

一九四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在東京盟軍總部大禮堂的抽籤大會中,我國海軍上校馬德建籤運極佳,一舉抽到雪風號,羨煞其他各國代表。該艦爾後航向上海,移交給中華民國海軍,編入陽字號驅逐艦序列,並更名為丹陽艦。

沒有武裝的丹陽艦,只是停泊在上海碼頭的練習船,然而隨著國共內戰愈演愈烈,共軍持續南下,京滬告危,為避免這艘船被俘,海軍總部乃將它曳拖至基隆,在牛稠港重新武裝後,南下長駐於左營軍港。

這艘大船體的驅逐艦,不僅肩負防衛任務,也成了海軍的門面。一九五三年在海軍總司令馬紀壯的帶領下,曾伴同太湖艦、太昭艦造訪菲律賓,開啟了敦睦艦隊巡訪友邦之始。其後,也因為奉命執行封鎖大陸沿海的關閉政策,參與抓捕波蘭油輪普拉沙號以及蘇聯油輪陶甫斯號,名震一時。至一九五八年,還參加了九二海戰,開赴金門前線支援。

然而隨著設備老舊,零件無法替換更迭,丹陽艦逐漸不支,海軍決定報廢拆解。日方聞悉,希望將該艦航拖回國永遠珍藏,然因渡海或將解體而作罷。我國為謀邦誼永固,乃決定在船體拆解後,將山字錨一具與舵房舵輪一個返贈日本。

一九七一年七月,山字錨與舵房舵輪暫存廣島縣江田島紀念館,爾後移置江田島海上自衛隊學校展示,而車葉及艦鐘則留在左營的海軍官校展示,見證著雪風號(丹陽艦)在中日兩國海軍服役的傳奇。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