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狗怪案

文/賴樹明 |2021.11.25
6985觀看次
字級
民國六十六年,做了二十八年的法官廖冀德終於離開了他充滿罪惡的舞台,與一名寡婦隱居到樹林鎮的山區,每天念佛吃素,想以此來淨化自己過去的罪惡,但或許是已經太晚了,退休才一年他就死於非命。圖/心皓
民國六十六年,做了二十八年的法官廖冀德終於離開了他充滿罪惡的舞台,與一名寡婦隱居到樹林鎮的山區,每天念佛吃素,想以此來淨化自己過去的罪惡,但或許是已經太晚了,退休才一年他就死於非命。圖/心皓

文/賴樹明

民國六十六年,做了二十八年的法官廖冀德終於離開了他充滿罪惡的舞台,與一名寡婦隱居到樹林鎮的山區,每天念佛吃素,想以此來淨化自己過去的罪惡,但或許是已經太晚了,退休才一年他就死於非命。某日,負責照料秀秀的阿滿接到廖冀德的電話,要她帶秀秀到樹林,然後一起到三峽的大廟燒香膜拜,祈求平安。不料走到半路,秀秀以休息為由,拉著廖冀德進入附近的防空洞內休息,要阿滿先行到廟裡等候,這時突然有三隻凶猛的野狗闖進洞內,不分青紅皂白用狗爪朝著廖冀德的腹部猛抓,不到幾分鐘廖的內臟器官已被挖掘一空,坐在一旁的秀秀則是拿起父親的腸子當項鍊掛在脖子上,滿臉喜樂,似乎在告訴自己或別人她已做了一件好事,至於一個瘋子為何有如此的舉動?而那些野狗又為何不咬她?這個疑問至今仍是個謎!



民國八十三、四年間,《包青天》這部戲在台灣可說紅遍了半邊天,大受觀眾的喜愛;戲演完後,錄影帶還送到香港的電視台播放,仍然受到歡迎,據說當時英國派駐香港總督彭定康就相當熱愛這部戲劇。

《包青天》這部戲為何有如此的收視率,其中最大原因不外乎是人們對惡人的痛恨,每當戲演到最後,那些作惡多端之人被送上刀鍘時,觀眾總不免拍案叫絕,大呼過癮,由此可見在這社會中人們是多麼渴望有個像包青天這樣的法官,為好人伸張公理正義。可是相對的,若是法官本身就是個貪贓枉法之徒,儘管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也會變為法律有錢人人無罪,台灣有句俗話說:「有錢判活,無錢判死。」也許法界的黑暗面並不致於此,但那卻是一位法官專業良知的最大挑戰與警訓,今天人們所期望見到的並不是皇后的貞操,而是皇后對貞操是否重視,在此我們希望藉由以下這則真實故事讓時下不肖的司法人員有所警惕。

貪官汙吏 濫權騙財劫色

民國六十七年八月間的某天早上,住在新北市三峽區的果農蔡阿旺夫婦與友人林順車挑著籃子正要到山上採摘荔枝,當他們走到一處廢墟的防空洞前,突然從洞內跑出三隻大小不一的土狗,牠們的嘴裡還含著血淋淋的鮮肉和一條條類似豬的腸子,好奇的林順車於是放下籃子,躡手躡腳的走進洞內想一窺究竟,結果呈現在他眼前的竟是怵目驚心的一幕,一位年約六十餘歲的老先生躺在血泊中,肚子被抓了一個大洞,腹內的心臟、腸子全被剛才的三隻土狗咬得支離破碎,屍體的一旁則坐著一位披頭散髮,手裡拿著腸子當項鍊在玩耍的瘋女子。林順車見狀,嚇得頭皮發麻,二步當成一步跑出洞外,立刻與蔡阿旺夫婦一起趕到派出所報案。

檢警據報後,火速趕到現場,經驗屍發現屍體腹部的各項器官全被挖掘一空,其他身體的各部位則是毫髮未傷,這使得在場辦案人員大表驚訝和不解。而更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這名瘋女子到底是誰?為何會在現場?這三隻狗為何只咬那位老人而不咬她?原因何在?這件充滿靈異的奇案對檢警而言都將是一大考驗。為讓此案早日真相大白,透過戶政事務所的協助,警方很快在鄰近的樹林區找到了線索。原來死者名叫廖冀德,早年是一名法官,民國三十八年他隨中央政府撤退來台灣,隨即當上法官,可是儘管他法學智識豐富,心術卻不正,尤其對財色特別偏好,稱得上是位標準的貪官汙吏。

民國四十二年,新北市有位任職於海關的公務員,名叫牛銅瑞,因犯了貪汙罪在第一審時被法官判處十年有期徒刑,豈料到了第二審因前審法官調職改由廖冀德接替。那時牛銅瑞有個綽號叫「粉珠」的情婦,人長得十分標緻,有一天出庭,粉珠也來到法庭旁聽,正好被廖冀德發現,他故作威風,在庭上對著牛氏大吼大叫,並說判十年徒刑嫌太少,若再找到更多貪汙的證據,至少也要判上十五、六年。牛銅瑞一聽滿面愁容,雙手作揖,苦苦哀求法官高抬貴手、法外留情,判他輕一點,可是並沒有得到廖的回應。過了幾天,廖主動打電話約牛的律師見面,以含糊的口吻說,其實牛的案子可輕可重,開庭當天他看到牛的情婦長得很漂亮,如果能請她出面說情,刑期恐怕會有很大的改變。對於廖冀德的暗示,老練的律師哪有不明白的道理,於是在牛銅瑞無奈的同意下,粉珠只好犧牲了自己陪廖共宿了一個星期;但廖仍然不滿足,私下又透過律師向牛的家人索賄了一大筆錢,最後果然在財色都得到後,廖冀德竟以「罪證不足」為由判處牛銅瑞六個月有期徒刑,可易科罰金,實質上與無罪並無兩樣,不過在當年那種封閉時代,即使有人知道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遭逢不幸 作惡變本加厲

當了法官,搞了幾年貪汙後,廖冀德也漸漸有了錢,於是透過法院友人的介紹,他在桃園市的八德區娶了一個小他十三歲的鄉下姑娘,小名叫「翠桃」,人長得漂亮又賢慧,廖冀德對於自己能娶到這麼好的妻子更是疼惜不已。不到一年後,翠桃更為廖生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女兒,取名叫廖秀秀,可是好景不長,在秀秀兩歲時,翠桃因罹患乳癌病逝,家裡一時失去重心,又加上廖冀德忙於公事無法全心照顧秀秀,導致她在一次的感冒中因發燒過度成了重度智障,迫不得已只好請褓姆照顧。

對此接連不幸的遭遇,廖冀德非但不知反省,反而更加利用職權為己謀私,甚至他還大言不慚的對友人說,以他的職務和官位,只要稍加動點腦筋,哪怕美女不會主動上門,至於生了秀秀這個智障兒就讓她自生自滅算了,以後若遇到任何重病他也不會管。說的還不算,他還以行動表示,自從翠桃做完百日祭祀後他便搬到新厝居住,將秀秀留給褓姆帶,每個月才回來看她一次,並且還嚴格要求褓姆不得帶秀秀出門,也不可向任何人透露秀秀就是他的女兒,無情至極讓翠桃的父母及親人相當氣憤,可是礙於廖冀德是位法官,所以大家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民國四十六年台北北投發生一起詐欺恐嚇案,經營服裝批發的李柴財遭莫、陳、巫三位商人一同到法院控告。告訴狀指出,莫、陳、巫三人於四十五年間向李柴財分別購買一批貨,孰料當他們收到貨時竟發現每一個箱子裡所裝的全是廢布和硬紙板,莫、陳、巫三人不甘受騙,跑去和李柴財理論,但李卻理直氣壯的說,他並沒有欺騙他們,箱子裝的確實是貨真價實的真貨。就這樣在雙方各執一詞的堅持下,莫、陳、巫三人各自找來了黑白兩道,想從中討回公道,可是李柴財也不甘示弱,憑著他的人脈關係,頻頻放出風聲,揚言只要莫、陳、巫三人敢動他一根寒毛,絕對讓他們「死得很難看」,最後雙方在冷戰一年後終於對簿公堂,審理此案的法官就是廖冀德。

李柴財的妻子名叫潘珠妹,是位機靈活躍的生意人,能言善道,在商場上算是位交際高手。經過她暗中調查,原來這批貨是被公司的業務經理以偷天換日的手法調包,雖然事後他已不知去向,但仍留下許多的證據。出庭當天,李柴財便將這些證據呈給廖冀德,以證實自己的清白,不料廖卻以捏造證據為由不予採信,後來經過打聽證實莫、陳、巫三人已在開庭前送了一個大紅包給廖冀德。這使李柴財夫婦為了打贏這場官司逼不得已也只好向廖加以賄賂,價碼是二十萬,外加茶水費十萬,總共為三十萬,這在民國四十年時可是一筆相當大的數額。而為了讓廖冀德「心情愉快」的來審理這個案子,潘珠妹還屢次花大筆錢供他嫖妓喝花酒,可是讓人萬萬也沒想到,財色都享盡了,到了判決當天,廖冀德仍以詐欺、恐嚇兩罪將李柴財判刑兩年半,不久便入監服刑。

天理昭昭 因果報應可畏

面對這種事實李柴財哪能接受,加上自己又有輕微的心臟病,一入獄因無法承受打擊,心臟病竟突然轉為惡化,兩星期後死於獄中。妻子潘珠妹聞此噩耗,因傷心過度在辦完喪事後也上吊自殺。一個普通的案子,就因廖冀德收受賄賂所造成的審判不公,活活害死了兩條無辜的人命,可謂天理哀哉。

民國六十六年,做了二十八年的法官廖冀德終於離開了他充滿罪惡的舞台,與一名寡婦隱居到樹林區的山區,每天念佛吃素,想以此來淨化自己過去的罪惡,但或許是已經太晚了,退休才一年他就死於非命。某日,負責照料秀秀的阿滿接到廖冀德的電話,要她帶秀秀到樹林,然後一起到三峽的大廟燒香膜拜,祈求平安。不料走到半路,秀秀以休息為由,拉著廖冀德進入附近的防空洞內休息,要阿滿先行到廟裡等候,這時突然有三隻凶猛的野狗闖進洞內,不分青紅皂白用狗爪朝著廖冀德的腹部猛抓,不到幾分鐘廖的內臟器官已被挖掘一空,坐在一旁的秀秀則是拿起父親的腸子當項鍊掛在脖子上,滿臉喜樂,似乎在告訴自己或別人她已做了一件好事,至於一個瘋子為何有如此的舉動?而那些野狗又為何不咬她?這個疑問至今仍是個謎!

所謂「天理昭昭」,這不僅是一句勸世名言,更是活生生的發生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周遭,大學問家蘇格拉底曾說:「看得到的東西再稀奇也不稀奇,看不到的東西說神祕才是神祕。」我們倒是要說,看得到的報應再稀奇也不稀奇,看不到的報應說可怕才是可怕,謹以此兩句與大家共勉。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