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兒疼我,哪兒就是家鄉──觀京劇《快雪時晴》

林妙音/嘉義縣嘉義女中三年一班 |2021.11.26
588觀看次
字級
一張書帖於雪後,千年流離,哪裡是歸處?幾段人生在異代,戰火摧殘,何處能安身?當老兵說出:「哪兒疼我,哪兒就是家鄉」時,或許正給了我們最真實的答案! 圖/River

林妙音/嘉義縣嘉義女中三年一班

一張書帖於雪後,千年流離,哪裡是歸處?幾段人生在異代,戰火摧殘,何處能安身?當老兵說出:「哪兒疼我,哪兒就是家鄉」時,或許正給了我們最真實的答案!

在一個秋季的星期日,我正好有機會和家人一同前往台中國家歌劇院,看場名為《快雪時晴》的京劇演出。令人意外的是,國光劇團的這齣京劇,並不單純僅是京劇,而是一場融合了聲樂與交響樂團的全新體驗。

京劇和聲樂,一個出自東方,一個出自西方,本兩不相干的表演形式,在劇團的巧妙編排下,竟呈現一種難以言喻的和諧。較為沉穩厚實的聲樂,搭配高亢尖銳的京劇唱腔,呈現出不同角色豐富的情感詮釋。而京劇中那迷人的身段和雜技,確實讓整個舞台效果顯得更加活潑;聲樂綿延深情的詠嘆,不論是帝王的風雅與宣示,或是慈母的搖籃曲,在在扣人心弦。

而在這之中,最觸動我心的,是整齣戲所蘊藏的深沉含義。首先,是關於忠君的反思,千古以來,有多少人被推上「效忠」的祭台,於是執著於爭鬥、執著於犧牲?盲目地執著於許多連自己都說不出的原因,那些愈想愈模糊的事!如果人們所效忠的君主之命,實際違背仁義、違背道理呢?就如劇中的兩兄弟,只為服從上級所謂的效忠,執行無止盡的「殺、殺、殺」,甚至是互相殘殺,無視老母在家中痛徹心扉的呼喊,最終,兩兄弟其中一人命喪黃泉了,然後呢?徒留另一人獨自懊悔悲痛,卻換來帝王們陣陣笑聲,帝國原來就是靠著無盡枯骨所建立的啊!

此劇靈魂人物──張容,他的一縷魂魄,跟隨著〈快雪時晴帖〉一路從南北朝經歷宋朝、清朝到了民國。在這穿越千年的旅程,張容一直執著於王羲之在字帖中稱他為「山陰張侯」。山陰乃是位於中國南方,而張容一直認為自己是北方人,自認只是因為政局關係,暫住山陰而已。但後來,他發現自己的後代子孫,早已把山陰當作故鄉。的確,不論你來自哪裡,一個地方住久了,有了當地的許多朋友,也許本是隻身在外的遊子,不也都受到這塊土地無私的照顧和疼愛嗎?許多在外地工作或求學的人,老說自己是「異鄉人」,打從心底的在居住地和自己之間畫出一條鴻溝,思思念念自己的故鄉,那現正哺育你的土地與鄉里呢?

〈快雪時晴帖〉安住在台北故宮博物院了!那兒有千古以來最完善的溫溼環境,可以期待子子孫孫視它為珍寶。就像歷經戰亂遷台的老兵,發現唯一能夠安心入眠的枕頭在台北,最深、最長、最溫暖的記憶,已經是人生大半輩子安住的地方。「哪兒疼我,哪兒就是家鄉」,可不是嗎?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