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賞讀】 世界最美的地方

文/周念延 |2022.01.02
1150觀看次
字級
雲林風景美,交通卻極為不便。圖/草原
作者簡介 周念延 外科專科醫師。中學時期開始文學創作,曾獲全國性文學獎。大學時期曾任詩社社長,並於各大報章出版社發表創作。喜愛音樂、電影、文學,作品融合醫學的理性與文藝的感性。

文/周念延

下交流道離開高速公路,客運車又在鄉間小路行駛了一兩個小時,窗外的景色彷彿沒有變過︱︱一望無際的稻田。

已經進入夏天,稻穗結實累累,將天際線染成一片金黃。

客運車每隔一段時間會停下來,打開車門載客。上車旅客的穿著與台北市捷運所見的截然不同,有穿著白色背心、卡其短褲、拄著拐杖的阿公,或是包著花布頭巾、戴著斗笠的老太太,提著大包小包,費力地爬階梯上車。或許因為他們行動緩慢,熱烘烘的空氣從車門外爭先恐後衝進來。

李凌嘉就坐在車門旁,一陣冷一陣熱,好像洗三溫暖。終於,他聞到吹進車內的空氣除了稻香,還夾著海的味道。

快到家了。看看手表,距離早上出發竟然已經超過了七個小時,真的好遠!

「天哪!這路程怎麼這麼遙遠!無法想像會有人住在這個地方!」還記得第一次姿倩陪他來到他母親的故鄉︱︱雲林縣口湖鄉,大概旅途太長太累了,累到讓姿倩生氣。

「七個小時耶!從台北出發到現在已經七個小時,你知道嗎?都已經到墾丁了。」姿倩不停地抱怨。

經過長途旅行,頭髮亂了、臉上的妝也花了,平時戴著有放大瞳孔功能的隱形眼鏡摘下來,換上原本厚厚的近視眼鏡,看起來真的相當憔悴。

「被地圖騙了,直線距離看起來沒有那麼長呀!」姿倩持續碎念,彷彿這樣可以縮短旅途的時間。

李凌嘉小心翼翼陪著笑。

被遺忘的小村

「七個小時可以到墾丁?說的也沒錯。出發前不是問過我,怎麼去到雲林海邊的鄉鎮嗎?坐高鐵?到不了;坐台鐵?也到不了;高速公路呢?我說也到不了。妳看不是這樣嗎?」

李凌嘉以為說了一個有趣的笑話。不過姿倩完全沒有反應,臉很臭。

「是的,雲林濱海的小鄉村,就是這樣的地方,」李凌嘉只好自言自語地繼續說。「沒有高鐵、沒有鐵路,也沒有高速公路,許多村莊甚至還沒有公車,好像被台灣遺忘了。」

姿倩只是眼神呆滯地看著窗外,一片又一片黃綠色稻田快速地飛過去。

雲林濱海的小鄉村,被台灣遺忘了。

但是李凌嘉不會遺忘,因為這是他母親的故鄉,他的家。有肥美的水產,好吃的地瓜、花生,還有稻米。還有他的外婆,以及他母親的墳墓。

姿倩不會陪他來了,但義診的旅程,要繼續。

在距離外婆家最近的車站下了車,太陽已經偏西,他拖著行李箱,準備徒步半個小時。這已經是最近的車站了,沒有其他的公車,更別提在台北市招手就有的計程車。

沿路走著,那海風帶著魚腥味,讓他朝思暮想的潮溼海風,讓他的心變得溫柔。

外婆,我回來了。他走過兩旁的魚塭,走過稻田,走過種植甘薯、花生的田,終於來到一個小小的村落,那座鋪著破舊瓦片的矮房子,就是他母親成長的地方。

「外婆!外婆?」他大聲呼喊。

「嘟嘟好!嘟嘟回來了!」一個黑黑瘦瘦的小男孩一拐一拐地從院子裡衝出來,沒有想到跑出來的是阿義,雖然阿義的腳一隻長,一隻短,跑不快,但從他的笑容以及呼喊不停的「嘟嘟嘟」,看得出來他超級開心。

「哎呀!阿義好乖,又長大了!」

李凌嘉一口氣把阿義抱起來,發現阿義長大了,也變重了,沒辦法像小時候一樣整個舉起來在肩膀上,還差點把手扭了。

「阿嬤在哪裡?」

「在廚房。」

李凌嘉笑了,每次他回來,阿嬤都會煮一大桌好吃的菜等著他。餓了一整天,口水就要滴出來了。

阿義是隔壁鄰居的孩子,今年滿十歲,過了暑假就要升五年級了,但是看起來遠比同年紀的孩子瘦小,出生時就有腦性麻痺,有多重障礙,發展遲緩,是個「慢飛天使」。

(摘自《少女皮膚之島》,聯合文學出版)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