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典範】 民族英雄的故事

文/高瞻 |2022.06.26
1810觀看次
字級
佛光文化出版提供
岳飛之母姚夫人在其背上刺上「精忠報國」四字而被傳為佳話並成為母教的典範。圖/123RF

文/高瞻

對愛國主義,我們可以作一個淨化的提煉,即有一種排除了種族主義、大國沙文主義和帝王專制主義後的純粹愛國主義。這種純粹的愛國主義,是中華文明的思想精髓。而中國愛國主義的三大故事,就是農耕民族與遊牧民族進行鬥爭的故事。

故事之一:蘇武牧羊。蘇武是漢武帝時漢朝出使匈奴的一個使團的團長。使匈期間,恰遇匈奴高層發生政變,而其使團的一個副團長又牽涉其中,蘇武乃受牽連而被扣。蘇武堅稱無辜,更不願投降匈奴,遂被匈奴單于流放到北海,現在所稱的貝加爾湖,在那異常寒苦的地方頑強生存,十九年後得返。蘇武對匈奴始終不屈,對漢朝忠貞不二的氣節,為時人及後世所景仰。

故事之二:岳母刺字。岳飛抗擊女真族入侵的精忠報國的故事,在民間廣為流傳、深入人心,儘管關於岳飛故事的史實,史學界有許多的異議,但在民粹的強大壓力下,皆不成氣候。岳母刺字的故事,是說岳飛自小受母之教,要其愛國,效忠朝廷,其母姚夫人還在岳飛的背上刺上「精忠報國」四字而被傳為佳話並成為母教的典範。

故事之三:過零丁洋。蒙古鐵騎滅南宋朝廷後,文天祥等宋臣再作「明知不可而為之」的抵抗。文天祥被俘虜後,在押送過珠江口零丁洋時,寫下了「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詩句,被押送到北京後堅不投降,慷慨就義。文天祥和他的詩句,表現了一種激昂的愛國熱情和視死如歸的高風亮節,成為中華民族英雄品格的崇高表現。

岳飛差點被降格

這三個愛國主義的故事,是可以超越對專制帝國和皇帝的愚忠,而在新時代永存的故事。此外,在農耕民族與遊牧民族的戰爭中所湧現的戰爭英雄,如放出「匈奴未滅,何以家為?」豪言的霍去病、「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班超等等,他們的卓著戰功和超人品格,也往往成為中華民族人民崇敬的偶像。

民族英雄是愛國主義的典範。從秦代到清代,兩千多年間農耕與遊牧兩大民族之間發生過無數的戰爭,中華民族打擊敵對民族的英雄,即為民族英雄,是理所當然的。對此,我們只要有時間的觀念、歷史的眼光,就很容易理解。但居然如此簡單的道理,卻被複雜化了。如岳飛,一直被漢人譽為「民族英雄」,元、清兩代也沒有對他有鞭屍之作。但在當今,居然也有人對此提出疑問!有人從現在的國土範圍和民族組成的角度出發,要將岳飛降格為沒有民族特徵的「傑出人物」。好在此舉即遭巨浪般的反對,岳飛也始終無法被動搖其「民族英雄」的光輝稱號,秦檜也沒有被翻案為推動民族和解與民族團結的好人。又如楊家將的故事在民間深入人心,「楊門忠烈」的美譽無可置疑,也從未有人去計較過楊令公先在沙陀突厥的北漢為官,再投降給宋朝這樣的「歷史問題」。(摘自《長城內外:農耕民族與遊牧民族的戰爭與和平》,佛光文化出版)



作者簡介

高瞻

1959年12月出生於廣東省佛山市。畢業於中山大學歷史系及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系。歷史學學士及博士、經濟學碩士、高級經濟師。著有專著《走向大國之路——鄧小平與中美關係發展二十年》。現為廣州市東方實錄研究院副院長。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