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最 8】最頂尖探險攝影家金國威 忠於志趣 自闢人生路

文/楊慧莉  |2022.09.17
5903觀看次
字級
攀岩運動家霍諾爾德,徒手攀爬優勝美地國家公園三千英尺高的酋長岩,險象環生。圖/推特

文/楊慧莉

2019年以《赤手登峰》榮獲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項的美國導演,本身亦是攀登好手及《國家地理》攝影師。他熱愛戶外運動,參與、也捕捉各種冒險故事;最重要的是,他偏離主流價值,披荊斬棘的開闢出自己的人生道路。他是華裔移民第二代金國威……

不畏險阻 金獎得主來時路

金國威(Jimmy Chin),與妻子柴‧瓦沙瑞莉(Elizabeth Chai Vasarhelyi)共同執導的紀錄片《赤手登峰》(Free Solo),記錄攀岩運動家霍諾爾德(Alex Honnold)於二○一七年六月三日不藉助任何繩索或安全裝備,徒手攀爬優勝美地國家公園三千英尺高的酋長岩,耗費三小時五十六分登頂的驚險過程。

導演金國威(左)與攀岩運動家霍諾爾德(右)合影。圖/推特

跟著金國威夫妻的鏡頭,觀眾彷彿隨著霍諾爾德從山腳爬起,一起望向天空,思忖著「一項艱鉅的挑戰即將開始,沒有繩索、也沒安全護網,當然一旦摔下,也沒第二次機會了」,接著屏氣凝神的跟著往上爬。

多項長才 絕無僅有

《赤手登峰》為金國威夫妻贏得多個獎項殊榮,包括七座艾美獎及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大獎。金獎得來不易,是金國威二十多年來擔當職業攀登者和影像攝影師的結果,他的藝術在攀岩界和《國家地理》雜誌同業間備受尊敬和肯定。他的聲名在一步一腳印中逐漸累積,廣為人知。

金國威(左)感謝攀岩家安克(右)的帶領和信任。圖/《國家地理》雜誌

由此可知,金國威不只是傑出的導演,也是優秀的運動員和攝影家。他是首批從聖母峰頂滑雪下降的美國人之一,並成功首攀此前無人能克服的鯊魚鰭(Shark's Fin)。他的攝影長才,在無意中被發現。有一回,他拿了一只借來的相機,幫睡著的攀登夥伴拍了一張照片,結果有運動服飾用品公司以五百美元的高價收購,他與相機主人分享了這筆獎金。後來,他還成為《國家地理》攝影師。由於參與許多又險又陡的冒險,他捕捉了許多難得一見的影像,這些影像曾登上《國家地理》雜誌和《紐約時報雜誌》的封面。

不過,金國威不只捕捉、記錄人體極限,自己也曾在攀登時身處險境,那次與另兩位攀岩好手攀爬危險的鯊魚鰭時,一如二○一五年電影《攀登梅魯峰》(Meru)所呈現,差點就回不來了。

金國威(左二)與妻子柴‧瓦沙瑞莉(左一)因《赤手登峰》榮獲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項。圖/123RF

運動細胞 童年顯現

一如《赤手登峰》的主角霍諾爾德在逐夢時除了專注於目標,要顧及各種人際關係,金國威的另類生涯因偏離主流價值,也同樣要面對周遭人的質疑。

作為美國華裔移民第二代,他的父母來自台灣,職業是本質上與偉大的戶外活動大異其趣的圖書館員。因此,他們希望他有一分體面的工作,母親寧可他不要去探險。不過,父母最終也只能勉強接受兒子的決定——當一名「居無定所的攀登漢子」(homeless climbing bum)。

提及自己的童年,金國威表示,他當時對未來出路沒有太多想法,倒是同世代的父母都對孩子有所期許,於是爸媽很注意他的課業,也立意良好的盡量栽培他。因此,他三歲學小提琴,五、六歲時學武術,六、七歲參加游泳比賽;除了上學,還要參加各種才藝班,日子過得很忙碌。而且,還不是玩票性質,在父母堅持卓越下,他得天天練習,精益求精。

金國威的部分拍攝團隊,拍攝工作亦深具挑戰。圖/推特

長大後,金國威發現適合的出路不太多,不出醫師、律師、會計師等,父母則鼓勵他說,「你還可以參選美國總統!」或是「只要努力、認真工作,各行各業都能出人頭地。」

儘管出路不多,但金國威卻是到了進大學後才找到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如學彈吉他,並在樂團中表演;對很早就學會的滑雪更喜歡了,還參加滑雪比賽;同時也發現自己愛上攀岩。

另類生涯  終獲認可

金國威對攀岩的喜愛來自於它啟動身體感官覺知、探險的感受及完全不同的生活型態。原來,父母在他小時候放假時常全家到不同的國家公園出遊,接近那裡的山群,讓他愛上那裡的湖光山色。因此,長大後學會的攀岩和滑雪都有助於他走入山群,特別是攀岩,可以讓他與山景親密互動。

此外,金國威也不諱言,親近山群對他這種成長過程中不斷念書、學東學西的人而言,代表著自由和解放。

大學畢業後,金國威一度過起睡在車上、居無定所的漂泊生活,讓父母好生失望。不過,真正讓他們覺得事情大條的是,看見兒子跟著《國家地理》雜誌遠征探險。他們好擔心,因為父母的世界沒有「探險」的概念。後來,他們看到金國威的作品刊登在《國家地理》雜誌上,才慢慢認同攝影這項行業。

有一次,《國家地理》總部大廳掛滿了金國威等一行人的探險照片,他的母親前去觀賞,露出開心的笑容,那一刻她似乎明白兒子在做什麼了,也從中體會「兒孫自有兒孫福」這句話的真義。

超越成功 聆聽不同的鼓聲

儘管父母一開始並不支持自己的人生志向,金國威仍非常感謝他們的栽培,因為武術和音樂的學習都是他獨特生涯的基礎。

除了父母造就,金國威也感謝許多攀岩導師的帶領,尤其是攀岩家安克(Conrad Anker)為他打開了許多扇門,「如果沒遇到安克,我生命中的許多事應該不會發生,因為他看到我身上的潛力,並相信我。」

成功與否 盡其在我

即便身邊有許多貴人,但金國威發現,一個人的成功與否,自己才是最大的關鍵,「所有事的發生都要歸因於二十歲初頭所做的困難決定」。

這個決定,即遠離父母或社會所規範的道路,成為一個攀岩手,這在上個世紀九零年代算是離經叛道。而當人們以為其人生中最大的冒險是攀了哪座岩或是登了哪座山,他認為最大的冒險其實是決定自尋人生意義,而非讓他人告訴自己該做什麼。

一旦做出人生重大決定,金國威便自忖,「好吧,如果人生要這麼做,就戮力以赴,做到最好!」而這股衝勁、動力,某種程度而言,就是他要向父母、也向自己證明他辦得到。他深感這就是包括安克在內的所有導師在他身上所看到的特質,也是他與下一代人合作時所希望看到的部分。

完成夢想 更甚得獎

金國威,集結攀登、攝影和導演於一身的特殊生涯,也需要一群逐夢踏實之人。過程中,他們互助,完成彼此的夢想。舉例而言,拍攝《赤手登峰》時,透過謀合,導演與主角一起完成夢想。一開始,金國威的工作團隊想拍攝霍諾爾德的攀岩人生,但也意識到主角會背負多大的壓力,因為攀爬本身就不易,何況還有個相機對著,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

幾經掙扎,最後在彼此信任下,決定開拍,金國威且與團隊達成共識:霍諾爾德的需求永遠在影片之上,拍片是為了支持攀岩者達成他的目標。把優先順序弄出來後,接下來各就各位,一起完成這齣得獎紀錄片。

對於得獎,金國威表示,能被人認可,當然很好,但那卻是集結了二十年的登山、探險、團隊合作與各種風險決定的結果,其所需要的是他個人的全神關注、經驗、成敗、信仰系統及跟導師所習得的一切。

導演也強調,自己拍片,並非為了得奧斯卡,而是因為相信朋友霍諾爾德辦得到,且都樂中於訴說那樣的故事,並有志於將它變成一部美麗的電影。說到底,奧斯卡對金國威而言,只是附加物,而非最終目標。

聚焦意義 豐富隨至

除了《赤手登峰》、《攀登梅魯峰》,金國威另有作品《泰國洞穴救援行動》(The Rescue)及《重返太空》(Return to Space)。從這些影片,不難看出金國威喜歡訴說的故事類型,「是關於人類潛力、心靈及其無限性,因為我覺得多數人並不了解我們潛力無窮。」

此外,金國威也想透過《赤手登峰》傳達「只要努力,就能『有志者事竟成』;逐夢無捷徑,只能踏實完成,一如故事中的主角霍諾爾德所為,且不管從事哪行,想做出一番成績,就得聚焦並不斷精進」。

看似勵志的故事,《赤手登峰》也引發了一些論戰。有些人覺得「探險家」的冒險之舉讓身旁人擔心其安危,是否自私了?對此,金國威坦言,或許有那麼一點,但探險家的堅持和毅力其實也感動和激勵了許多人。

生命中,金國威曾想著:人到底所為何來。幾經思索,他認為人活著就是為了找尋意義和目的;意義和目的縱使因人而異,但都提供了追求卓越的動力。而且,他發現,追求熱情之事,不僅就會很快樂,還會開啟許多門,讓人生變得更豐富。事實上,他的人生也遵循其所感知到的義理,聚焦於對其有意義且提供動力之事,讓其他的好事緊跟而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