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錢樹

文/吳守鋼 |2022.12.05
1040觀看次
字級
圖/吳守鋼

文/吳守鋼

世上沒有「搖錢樹」。

這大道理不是來自故紙堆,故紙堆裡常能找到的是「黃金屋」或者「顏如玉」之類;而 是老母有訓,「家有訓,訓兒成,成之於家」,千古萬代都不變。

想當年已經從穿開襠褲長大成穿牛仔褲的年齡了,還是貪玩、貪吃,卻從來就沒有想到要貪做家務、貪去買家用、貪為雙親勇挑重擔。所以,便常常受到老母的怒罵、訓斥:

告訴你,自己的事自己動手,家裡的事人人動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哪來的這麼容易?世上可沒有「搖錢樹」!

最後的這一結論常讓俺木鐸鐸。啥是「搖錢樹」?是搖一搖便有錢往下掉的樹嗎?那是多好的事啊。

此後,漸漸地長大,也就漸知世態炎涼,因為有一臉皺紋的老母的話在先,才深覺那訓斥果然在理,毫釐未差,開始學會自立,多多依靠自己、盡量少麻煩別人。也就在不知覺之中,把期待「搖錢樹」的這夢那夢一下丟到爪哇國去了。

話說不久前,去了在日本上野的東京國立博物館,湊熱鬧參觀了某展覽會。正是旅遊旺季,所以,博物館也如車模一般吸引著眾人,凡是館都開放,凡是可展覽的都一露無遺。俺在看完想看的陳列在「平成館」的一顧卻不太屑的展品之後,還有時間剩餘,便又在不用再另外買票的「東洋館」裡溜達了一番。

不意。其實,世事往往都是在不意之中現身的。

不意,卻發現那裡長著一棵「搖錢樹」。靜靜地、無聲地,一點兒也不引人注目地矗立在那差不多要搆到天花板的玻璃框架裡。

是夢?是現實?一瞬間不知身處何地,今為何時。

徘徊在那玻璃展覽框架的四周,去了又來,來了再去。遠處望,近處瞧,貼著玻璃看,眯起眼睛緊盯。

果然,是那曾經夢裡縈繞的「搖錢樹」。

這棵「搖錢樹」,高有一公尺多一點,底部基座則由高約三十公分綠釉陶器所製成。陶器上方有一位造型模樣似仙人的騎在羊身上。

「種植」在底座上的就是那青銅製的搖錢樹啦。形狀有如一棵挺拔的松柏,不過帶點抽象。或許取肥水不流外人田之意吧,常「金」不枯,「金」葉難凋。

樹幹約在七八十公分,樹的頂端佇立著一羽口含玉珠、振翅欲飛的鳳凰。松柏樹的葉子分成四個層次,各層次有四爿樹枝向外伸展。

那葉的長度應有三十公分左右吧。葉上鏤空,雕刻著的不僅有模仿漢代五銖錢而製成的銅錢,估計有四百枚,除此之外,還有呈現龍、鳳、仙人形象的花紋。整個狀態就像由那隱身在崑崙山上一直忙著煉不老不死神丹妙藥的王母娘娘坐鎮、操作。

此「搖錢樹」製成的年代據推測是後漢時代(西元一、二世紀),乖,乖,居然已如此精巧。

不管東方西洋,元寶永遠是和真理並排齊坐的,此「搖錢樹」也是。它出土於四川,更確切地說,是綿陽何家山墓裡的陪葬品。在陵墓裡置放「搖錢樹」的風俗,沿襲了當地傳統文化的「神樹」之說,搖錢樹又稱升仙樹;也就是說,陵墓裡長眠著的那人,不僅活著時享盡榮華富貴,入土後也企望能攜萬貫錢財升仙不死。

古人的夢也現實、也飄渺,著實可愛、可歎。

閒話少絮。站在這棵搖錢樹前,俺有如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的激動,便馬上掏出手機撥通上海,直想傳遞一句給老母,世上真有「搖錢樹」哦。買棵回家孝敬您老要不要?

開個小玩笑,以報幼時被訓斥、把搖錢樹記憶到而今的一句之恩。

鈴聲響了長久長久,卻沒人接。老母大概在午睡呢,心想。或許正休憩在搖錢樹蔭下,不便打擾。正要掛斷,老母的細絲般的聲音彷彿從遙遠的彼岸崑崙山那邊傳來。

「啥事啊?」看不見的臉,但知道是一臉的不高興。

「搖錢樹要嗎?」

「啥?要錢說?嗯,要錢的時候會說的,不會把你漏掉的,放心。」

一陣嘩啦嘩啦──

哦,正坐在四方城裡,大概今天的手氣一定不太好呢。難怪,此時就怕別人來打擾啦。

馬屁拍的不是時候,弄得不好,不是「搖錢樹」,是「要錢輸」的時候。

趕快掛電話。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