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狒狒這一課

 |2023.03.30
13434觀看次
字級

如果逃走的狒狒沒有被獵人射殺,社會不會有多少聲音,去關注狒狒的生與死;如果狒狒繼續逃亡,至今還沒抓到,也不會有人反省我們該用什麼方式捕捉不知從什麼地方逃出來的大型動物;如果狒狒還在桃園、新竹的山區出沒,媒體一定繼續警告狒狒做為大型動物,是多麼危險,碰到的時候,不要跟牠正面相對,不要對牠笑,也不要出聲音,讓牠靜靜走開……。

所有的關注,在狒狒逃亡過程中,只有警告與恐懼,沒有任何人提及面對野生動物的生命,要如何保育,要如何圍捕,是否乾脆讓牠放生,回到原始生活狀態。或進一步,如果放生野外,會不會牠有可能碰上其他逃亡的狒狒,繁殖很多後代,變成台灣獼猴的生態競爭者,然後,台灣野生動物的生態圈也改變了。就算沒有這些討論,至少可以討論觀賞用的野生動物,在台灣的經營與管理,是不是有什麼漏洞,否則這一隻進口的狒狒從哪裡來的?

如果從生命教育的立場,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趁著這個機會,與孩子討論人類該不該建動物園,把明明應該生長於野外的動物,圈養起來,讓牠們失去本然的天性,失去大自然的本能,變成被壓抑在小小空間裡卑微的存在。

可惜啊可惜,我們都沒有討論。我們一開始只是不斷警告,狒狒有多麼危險,很可能危害人類。所以,負責圍捕的山區獵人,當然以面對危險動物的心態,去圍捕牠。媒體天天恫嚇說,狒狒侵擾了那裡的民宅,吃了誰家的菜園,這些危機感,不正是集體的恐慌嗎。

更何況,被賦予圍捕責任的人,並不見得每個人手中都有麻醉槍,碰上的時候,要不要開槍呢?不開槍造成人類的傷亡,誰負責?這種應該有的勤前教育,我們都付之闕如。以致於一旦碰上了,獵人只能用本能,考慮現場情況,去應付危機,最後就變成今天的結局。

然而,最令人心寒的是,狒狒逃亡時,人人都有自危心理,可一旦狒狒死亡,危機解除,許多人忽然都出來為狒狒鳴不平,為死亡惋惜,彷彿他們都是善良的,都是沒有責任的。卻無人願意以一種反省的態度,想想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是不是曾為野生動物請命,曾發過聲;反省人類喜歡去逛動物園,是不是間接也是促成野生動物的傷害?或進一步,反省這樣的悲劇,以後該如何避免;中央政府,或者地方政府,有沒有可能建立一個緊急應對的機制。

把責任推來推去,哀悼與指責,搞得像公祭,看在老百姓的眼中,真是偽善又可笑。與其如此,為什麼政府不趁著這時機,利用大家關心狒狒的時候,好好展開生命教育。教育我們的孩子,生命如何來;在人類漫長的演化歷程中,如何與狒狒分野;野生動物該如何被對待,才是對生命最好的尊重;而人類在地球上,只是所有動物中最幸運的,因為人類學會群居,學會互相扶持,所以人類必須對那些脆弱的生命更加善待,因我們都是地球共生的一部分。

別再朝野互批、胡亂指責了,那只會讓人類顯得比狒狒的智商還低。好好學習與萬物共生,好好學習生命這一課,是我們對狒狒之死,最好的省思吧。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