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片】難忘智利詩人 聶魯達《郵差》數位修復版

文/吳孟樵 圖/甲上娛樂提供 |2021.04.10
1011觀看次
字級
圖/甲上娛樂提供
圖/甲上娛樂提供
圖/甲上娛樂提供
圖/甲上娛樂提供
圖/甲上娛樂提供
圖/甲上娛樂提供

詩與大自然景物的「聲音」,是翩翩動人的音符。
義大利經典名片《郵差》(IL POSTINO)於一九九四年發片以來,感動無數人,而今數位修復版再饗不同世代的影迷。除了是智利詩人巴勃羅.聶魯達被流放到義大利的真實故事改編,因是以當地小島上的人物為主軸,配樂也十分動人,而成為經典電影。

負責送信給詩人
在一個幾乎都以捕魚維生的小島上,男人選擇職業的選項已定型。馬里奧(馬西莫.特羅西飾)講話的口音像是嚼著不能吞下的物品一般,一開場,是在早餐時對著父親陳述自己無法像爸爸那樣捕魚,他會頭暈,也說起島上缺水的事。爸爸靜默地專注飲食,只說了:「你年紀不小了,應該找份工作做吧。」僅在這一場,已把當地的生存法則,以及馬里奧的父子關係描繪而出。

馬里奧碰巧看到郵局徵聘臨時的郵差,沒有固定薪水,必須自備交通工具,只須負責遞送郵件給一戶人家。那是風靡於新聞的大人物——聶魯達——以政治詩與愛情詩享譽全世界。馬里奧只好奇為何他能夠這麼吸引女性?寫信給聶魯達的粉絲大多是女性。這對於從未談過戀愛的馬里奧來說,才是重點。

觀眾可以在幾場的互動裡,見到聶魯達自禮貌性的客套至主動關心郵差。透過對話,郵差經常思索聶魯達如何變成詩人,而這位詩人教他從字彙中表達隱喻。猶如風、海水、捕魚繩,都可進入詩意。

文字的魅力,打動馬里奧一見鍾情的女孩,而聶魯達特別送給馬里奧的簽名筆記本更像是銘刻的保證,他們受到聶魯達的牽引與祝福。馬里奧終於可與這位女孩結婚,婚後協助太太家的長輩經營餐旅店。但是,他的思緒依然繞著聶魯達。

終身的美好經驗
被放逐的聶魯達,最開心的是終於可以返國,並且在一九七一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聶魯達忘記這些漁民,忘記馬里奧嗎?馬里奧秉持著最真純的心,錄下島上的各種聲音,包括他兒子在母體內的胎兒心跳聲,這些都是為了聶魯達。

他們有機會再相見?可以傳遞這些「聲音」?近片尾的劇情,肯定要讓許多影迷落淚。馬里奧不僅是著迷聶魯達的詩,也以聶魯達的政治觀點思索漁民與土地不該被政客操弄。

聶魯達曾寫下:「玫瑰花應該是紅色的才能記憶你的步履」,很多詩是紀念戰士為土地的奮鬥,也以其他詩句隱喻玫瑰與鹽是靈魂的渴望。人與人之間,彼此的互動或是被啟迪,也許就是一生僅此一次。馬里奧與聶魯達的故事,可說是記憶彼此的步履。傷感的是郵差這角色,與飾演他的演員特羅西,如今生命均已畫下句點,但是,影像故事流傳下來。

可以受人啟發,是終身的美好經驗。例如:郵差馬里奧受到聶魯達的啟發;聶魯達始終感念自己是受到拉美文學皇后——智利詩人米斯特拉爾(一八八九—一九五七,一九四五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啟蒙;布羅茨基(一九四○—一九九六,被俄國驅逐出境而流浪到美國的俄裔詩人,一九八七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受到俄國詩人阿赫瑪托娃(一八八九—一九六六,被喻為俄國的月亮)的啟蒙。

我們可以在紀錄片《追緝聶魯達》(Neruda)與劇情片《郵差》見到聶魯達不羈的個性、進入詩壇與政壇的歷程,以及他與第二任、第三任太太的愛情生活。細思他所寫下的:「愛情如此短暫,遺忘是如此之久。」為何縈繞於讀者心中,他曾對搜索他家裡的軍人說:「我這裡最危險的東西,是詩歌。」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