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片】 《小魔花》 追求快樂的 警世寓言

文/蘇士今 |2020.04.11
622觀看次
字級

文/蘇士今

《小魔花》由曾三度入選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的奧地利導演潔西卡賀斯樂負責編導, 並首度入圍坎城影主競賽,英國女星艾蜜莉比查姆也以此片拿下2019年坎城影后。電影講述一群科學家原本想為人類帶來福祉,培育出新品種植物,卻意外發現這些花有著超強傳染力的副作用,若要防疫絕對要口罩不離身,也探討真正的「快樂」究竟是什麼呢?

當我們在此時此刻都必須戴著口罩看電影之際,竟看到了「務必」戴口罩的電影時,試想「口罩」帶給我們的恐懼感又是什麼呢?

這部詭譎奇幻的電影《小魔花》是由曾三度入選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的奧地利導演潔西卡賀斯樂負責編導, 並首度入圍坎城影主競賽,英國女星艾蜜莉比查姆也憑藉此片拿下二○一九年坎城影后。而本片之所以迷幻人心,是因為它深深的喚醒我們的內心:真實的看待「我欲、我想、我尋」,尤其透過本片伊藤貞司驚悚有餘、鏗鏘震撼配樂的衝擊,更重重的敲擊了我們那故舊的腦袋。

眾人皆變唯我獨醒

片子一開始來到了一座溫室,裡面種植了許許多多的花卉,有那神祕紫藍的閃電二號,旁邊另栽有含苞待放的花朵。而這含苞的花是由艾莉絲(艾蜜莉比查姆飾)研發的新品種植物,並以兒子的名字「喬」來命名,稱之為「小小喬」,可想而知,那也是她的孩子。對艾莉絲而言,是喬重要還是「小小喬」更需要關心呢?

現在回過頭來談談「小小喬」,研發它的目的是要讓人們「快樂」,而現今充斥著壓力與競爭的社會,不論男女老少,人們總是鬱鬱寡歡,「快樂」的確是心靈的上最佳的療癒劑。那麼「快樂」的來源又是什麼呢?是香味,是發出香味的花粉,人們一旦吸上了,會「快樂」上癮,既然能讓心情豁然開朗,豈能何「樂」而不為呢?只是「小小喬」出了什麼問題,得讓研發人員戴口罩嚴陣以待呢?喬與「小小喬」,孰輕孰重呢?

艾莉絲違反公司規定偷偷帶了一株「小小喬」回家,並告訴喬要給「他」溫暖與關懷,還要常常跟「他」說話,看來似乎沒問題的對話,但那神來一筆的配樂,明明白白的告訴我們事情沒那麼簡單。

「事情」起源於閃電二號的枯萎及同事貝拉的寶貝狗兒的性格大變,再加上艾莉絲的前夫說「喬變了」,「你能想像嗎?你愛的人,比如喬,有一天,喬不再是喬了,他的樣子沒變,甚至表現也和原來一樣,但是……他不是喬……」喬變了嗎?

什麼叫做「眾人皆『變』,我獨醒」呢?當所有人與自己的想法相左時,當所有人認為你小題大作時,當所有人說「我還是我」時,最重要的是你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時,是該懷疑自己?還是相信自己的直覺?當置身於全世界都變了的氛圍中時,如何保有赤子之心?如何告訴自己「我還是原來的我」?此時只能靠清純的內心自覺了,也許「變」就是「不變」,「不變」就是「變」吧!

什麼是真正的快樂

我們看到艾莉絲單親媽媽的孤單、迷惘,也看到她在職場中的野心及無奈,喬是她心愛的寶貝,「小小喬」何嘗不是呢?「妳是個好媽媽,但妳會選擇哪個孩子?」

喬與「小小喬」間的抉擇,家庭與職場的衝突矛盾,世界與自己的抗衡,艾莉絲始終憂慮的臉龐,是該被「快樂」化解的時候了?

於我、於你、於他,「快樂」又是什麼呢?是開懷大笑,是源自於內心的滿足感,是忘卻悲傷,或只是嘴巴僵硬的說著「我很快樂」?「小小喬」的花粉會影響人類荷爾蒙的分泌,但那是「我欲、我想、我尋」真正的快樂嗎?或許片尾艾莉絲那一抹淡淡的微笑及轉身後那單調刻板的表情,已告訴我們答案了。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