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就是禪】 千日紅與老來紅

文/楊錦郁 |2021.03.23
1109觀看次
字級
七夕拜拜用的香花慣常是圓仔花,或再加上雞冠花,圓仔花取其「團圓」的諧趣,雞冠花則有「加官」的意涵。圖╱取自網路
圖╱取自網路

文/楊錦郁

幼年居住在彰化市的小西巷,大宅院的後面出去幾步路,就是北門福德祠廟埕,緊鄰廟埕有幾戶巷弄深處的人家,左鄰右舍可說是雞犬相聞。

由小西巷內轉進北門福德祠廟埕的這條巷弄很窄,平日除居民出入走動外,腳踏車或機車甚少進入,孩子們經常聚在巷弄嬉戲,追逐吵鬧到廟埕前那片容搭戲台的空地。廟埕的人家前多半種植些盆栽,住屋旁電線桿下還蔓生著小草小花,視覺上多點綠意。

那時,女孩們很流行在酢漿草中尋找幸運草,尋常的酢漿草是三片葉,四片葉的酢漿草被視為幸運草。為了要尋找幸運草,我們常在有酢漿草的地方巡視,我從來沒有撿到幸運草,倒是會摘一兩片酢漿草嚼著,微酸的滋味帶點清香,是我喜歡的滋味。

在採撿酢漿草的同時,順便就認識了圓仔花,圓仔花常在電線桿下或牆角下四處蔓生,豔麗粉紫的小花貼近地面,被視為是濫生的植物,連孩子們也懶得採來玩。比較會想到它的是吵架或罵人的時候,尤其是罵女生,一句「圓仔花」,力道十足,讓被罵的人委屈不已,畢竟「圓仔花,不知醜」是眾所皆知的俚語。

廟埕前的人家也有養火雞或公雞的,火雞常在空地上咕咕叫的走著,當牠開屏時,氣勢十足,孩子們通常會停止嬉鬧,上前圍觀,調皮的男孩們還會尾隨其後,想要觸碰牠的羽毛;而向來雄糾糾的公雞,相顯之下則遜色許多。養公雞的人家,屋前的花盆裡正巧也種著雞冠花,從名稱上來看,雞冠花的顏色和形狀很傳神,它也是易生的植物,感覺不特殊又到處可見,如同圓仔花一樣,甚少被採摘,除了七夕例外。

七夕,民間習俗上要拜七娘媽,七娘媽就是七位織女,據說最小的那位織女,每年只有當天才能和牛郎一度的鵲橋相會。七夕拜七娘媽時,除了祭祀品外,還要特別準備一盆水和毛巾、鏡子、胭脂水粉、香花,好讓七娘媽整裝梳洗,打扮得漂漂亮亮。而七夕拜拜用的香花慣常是圓仔花,或再加上雞冠花,圓仔花取其「團圓」的諧趣,雞冠花則有「加官」的意涵。這一天,在傳統市場會看到有人在販賣整理好的一串串豔紫的圓仔花和酒紅的雞冠花,如同一年只有端午節才會看到菖蒲的出現。

這也是每年唯一能看到圓仔花上廳堂的時候,圓仔花被認為既俗又醜,一般是上不了供桌的。通常被選做供花的,不是有「福氣」的劍蘭,就是有「吉祥」意喻的菊花,廳堂上的供花要能和吉利相應,討個好兆頭。

讀大學時,我學過短暫的池坊,那時的花材不似如今的繽紛多采,還有許多進口的。插花課時,主花最常用的有玫瑰、劍蘭、菊花、夜來香、金魚草、仙丹,配葉有紅竹、虎尾蘭等等,教授的老師年近中年,個性樸實,或許是自己彼時尚年輕,對於這段的學習並沒有特別的領悟,只記得池坊「真.副.體」的基本架構。但記憶深刻的是,當時一同上插花課的同學有兩個比丘尼,在我看來,他們插花的功力已經爐火純青了,同樣的一份花材,經由他們的巧手,插出來的作品顯得格外高雅有意境。從旁得知,他們學插花的用意是為了要供花。

我和母親有時也會到他們位在八卦深山中的寺院,趁母親和師父們寒暄時,我會特意到大殿去欣賞佛前的供花。插在大殿的有松、蘭、菊,較諸在插花教室裡的盆花插作,顯得更為大器莊嚴。我想,自己關於「供花」的念頭,大概從那時在心中萌生。

時光流轉,行過中年,身心較有餘裕,能夠重拾插花的學習時,卻也發現花藝的發展已超出我的認知,市面上有各種流派的教學,光是日系就分不少卓然有成的派別,遑論美式、歐式的。可是我只想學供花,我明白自己重新接觸花藝,是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如同大學時一起上插花課的比丘尼,有能力在佛前供花。

就這麼等待著機緣,終於找到寺院教授供花的課程,立即報名,期待著新的學習。睽違多年再上插花課,每堂新經驗的花材令我驚豔,泰國的紅千岱、南非的白史考梅、黃金鳥、洋桔梗、紐西蘭葉,我開心不已。

幾次之後,某堂課要插作的花材主花是粉雞冠,從枝是朱色千日紅,花名後面括號寫著「圓仔花」。我拿到這份花材後,心裡納悶不已,那些長在北門福德祠廟埕前,向來被視為很俗的雞冠花和圓仔花,怎麼拿來當供花,它們應該上不了供桌的,尤其是「不知醜」的圓仔花。按捺不住,我舉手發問了,老師淡然地回答,「那是人對花的分別心,佛對花哪有分別心」,當下我啞口無言,繼而感到十分慚愧。

或許是夏季來臨,那一陣子我經常在中式和西式的插花課上遇到千日紅和雞冠花,而千日紅也不再如我幼時所見,只有豔俗的粉紫色,現在它化身乒乓白、酒紅色,又因為形態,在插作中總能達到點綴的效果。手綁多層次花束時,使用乒乓白的千日紅,既能架構出層次,又不致太沉重,小巧的圓仔花讓花作有跳動感。至於雞冠花也會用來做各種插作,那個夏天,我插過粉的、紅的、橘的雞冠花。雞冠花花朵大,有種飽滿感,在點線面的結構上,千日紅是點,它則是面。雖說知道要破除自己的「分別心」,但每次拿到雞冠花這個花材,心底深處仍難免有些微微的失望。

隨著秋分過去,千日紅和雞冠花也失去身影,插花課上有了冬季生長的花材,也讓我又因認識新花材而燃起熱情。轉眼間農曆新年將近,課堂上也有應景的年花插作,帝王菊、牡丹菊、杏花、松、竹、鳳梨花各種吉利諧音的花材盡出,而我也在這些準備供花的花材中,看到一大把一大把紅色的鳳尾雞冠花,當下徹底瓦解我從小對它「俗氣」的認知。

雞冠花以花形命名,雖不免被認為俗,然而得利「冠」之名,和吉兆聯結。尤其它在秋天開放,被歷代的文人墨客視為氣節剛強,又給予「老來紅」的雅稱,種種緣由,也讓雞冠花在蜀漢張翊所著《花經》中的花品錄中占有一席。

從圓仔花、雞冠花到千日紅與老來紅,花的名稱或俗或雅,本質不變;變化不停的,是賞花人的心緒。♣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