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地平線

陳松貴  |2012.04.11
1528觀看次
字級

每次載小孩上學時,都會經過一片不算大但視野卻很開闊的田園,我總不自覺的放慢車速,把口罩褪下來用力地吸上幾口新鮮中帶點花香味的空氣。晨霧瀰漫的時候,這片田野更散發出醉人的神祕感,遠處一排排的椰子樹和檳榔樹,高高低低、環肥燕瘦地在晨風中輕舞曼妙,偶然的幾聲犬吠也好似帶有旋律的樂音,在這安靜又不怎麼安靜的空間裡四處迴盪;當稻穗斜彎的季節來臨,隱隱的稻香常讓我回想到兒時的鄉間生活,質樸中帶著許多甜蜜的趣味。

這片田園位處在吵雜都市的邊緣,另一邊是一塊塊排列不甚整齊的社區,雖然有幾棟高樓,但圍繞在四周狹小的矮房卻顯得有些凌亂,灰茫茫的屋瓦下,一面面褪了色的磚牆,還有顏色斑剝的門面,隱約可見這裡的住戶努力地種植一些花花草草,卻難掩「自掃門前雪」的紛歧與失調;分隔這兩個世界的是一條窄小又年久失修的柏油路面,雖然不中看,卻是清晨和傍晚上班族與學生們的必經要道。

每當走過這條小路,總讓我回想起多年前曾經看過的一部西洋電影《失去的地平線》。電影情節描述一架客機在風雪紛飛的深山失控墜毀,倖存的旅客在蒼茫的雪山發現了一座山洞,順著山洞的入口走進了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另一個世界的人稱它為「香格里拉」。在那裡,人人有禮守分、無私無我,享用不盡的天然資源,不需要你爭我奪,由於氣候溫和,景色如畫,住在那裡的人宛如吃了不老仙丹,個個神清氣爽,那畫面簡直就是東晉陶淵明《桃花源記》的模擬版。故事情節難脫繾綣的愛情,美麗的女主角戀上了英俊的男主角,執意跟隨她所愛的男人離開了她生長的「香格里拉」,不料悲劇從此發生,驚惶的男主角親眼目睹實際年齡已超乎青春容貌的女主角臉上逐漸滿布皺紋,汙濁的現實世界摧毀了一段奇世姻緣,更讓人欷歔於如詩仙境之不可得。

我的童稚時代在一個淳樸的農村度過,她雖無「香格里拉」之奇美,亦無「香格里拉」之富饒,但是在我無數迴旋的夢裡,她總是散發著安靜與恬淡的氣息。我常與玩伴們在香蕉園裡玩槍戰遊戲,沒有玩具槍時,就改用扶桑花的葉梗對折後掛在橡皮筋做彈射,偶爾還將檸檬樹上青綠色、圓滾滾的毛毛蟲拿在手上把玩。假日時與兄姐們拿著小竹枝在炎炎夏日如綠波盪漾的稻田中釣青蛙,有時不小心掉入田埂邊的灌溉溝渠,笑鬧聲立刻從四面迸發出來,掉下去的人雖然狼狽不堪,卻也賺得了一身清涼,在帶著暖意的和風中靦腆地跟著笑了起來。

村裡有一條東西向的台糖鐵道,每當甘蔗成熟的季節,小火車在田野中忙碌地來回穿梭,我們常在火車經過後,撿拾掉落在鐵道上的甘蔗,啃囓著難以咬斷的甘蔗殘渣,香甜的滋味久久不能散去。有一回好奇地沿著鐵路向西邊走去,鐵軌深遠地、筆直地延伸到地平線消失無蹤,在地平線的上方,只有一面靜靜的藍天和幾朵悠悠的白雲在那夏日的午後隨風而逝。

由於我家就是學校的眷舍,我常到學校裡與朋友們嘻鬧玩耍,尤其喜歡爬上鐵條焊製的廣播高塔,遙望西邊深而遠的天穹,彷彿看見天與地接合的地平線,在柔和的光影中輕輕地飄逸著。

多年以後,我買下現有的這棟房子,當初第一次登上樓房陽台,向東遙望巍峨的大武山,望西遠眺多變的天邊晚霞,熟悉的景色映入眼簾,腦海中浮出了兒時的記憶,立即決定要買下這如畫美景,然而好景不再,這幾年附近一幢幢高而大的層樓在無止境的吵雜聲中從地底竄起,如今,無邊的視野被削去了大半,寂靜與悠閒的感覺只能在心的更深遠處尋找。

最近,離家不遠的那塊田野邊緣的一方種滿小樹叢花的土地被整平了,我心裡頓時不安起來,土地仲介公司在圍籬上掛起了兩張大大的帆布,上面印了兩個特紅的「售」字,心裡頭嘀咕著是不是又要蓋房子了?

這些年來,綠色的原野逐漸被灰色的水泥吞噬,清涼的野風逐漸被渾濁的油煙淹沒,被壓縮的生存空間,被汙染的自由空氣,回不去的景物,回不去的年代。在汲汲營營的生活步調中,我們逐漸失去了悠然的的心靈,也逐漸失去了可以讓我們目光遠大的地平線。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人間福報社股份有限公司 統編:70470026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