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棲息地變公寓 他踏上追尋之旅

THE MERIT TIMES
本報台北訊
字級
收藏文章
212觀看次
《勇闖天際線》導演、編劇與攝影師的藍道伍德(右)夫妻檔,與擔任紀錄片中文配音的歌手安溥(左)合影。
生態紀錄片《勇闖天際線》傳達水鳥的生存危機,例如黦鷸30年間,數量減少70%,已屬瀕危水鳥。圖/中央社

【本報台北訊】水鳥堪稱動物界最強馬拉松選手,能數日不吃不喝不落地向北飛行,然而卻面臨嚴峻生存危機。生態紀錄片《勇闖天際線》澳洲導演藍道伍德(Randall Wood)認為,水鳥面臨的故事,也是人類的故事。

伍德從事紀錄片行業超過二十五年,曾到非洲探詢蚯蚓的奧祕,也到亞馬遜雨林觀察原住民方言,他與收音師妻子戴安娜(Diana)分享,費時四年關注水鳥,是因為童年有牠們身影,伍德表示,自己曾在祖父母家附近看過一處水鳥棲息地,但卻被改造為公寓,他感到相當遺憾,因而踏上追尋水鳥之路。

為找幼鳥 在凍原走15小時

《勇闖天際線》揭露黦鷸、哈德遜塍鷸、紅腹濱鷸等三種水鳥向北遷徙壯舉,並揭示牠們的生存挑戰。

伍德表示,這群體型不大的水鳥,每年從南半球遠征萬里到北半球頂點繁殖再南返,最長能不吃、不喝、不落地飛行長達十一天。然而,隨著全球暖化與人類建設開發,水鳥遷徙中的「休息站」溼地大幅減少,水鳥數量也跟著銳減,以黦鷸為例,三十年數量減少百分之七十,紅腹濱鷸體型則不斷縮水,甚至被迫改變覓食習慣。他強調:「生物多樣性對人類非常重要,而水鳥數量變化更可視為全球生態環境品質的重要指標,因為我們就像牠們一樣,同樣面臨溫室效應與各種環境汙染。」

伍德夫妻及三組科學團隊,跟著水鳥足跡,從捕鳥、裝發報器、沿途追蹤,乃至在繁殖地尋覓幼鳥,全球跑透透,視角涵蓋澳、亞、非、美、歐等數十個國家地區。

回憶最讓他們印象深刻的拍攝過程,就是與科學團隊在美國阿拉斯加凍原尋找水鳥繁殖地,伍德夫妻倆苦笑,每天幾乎揹著三十公斤器材、走至少十五個小時尋找幼鳥,「當時正值永晝期間,天都不會黑,科學家們就覺得生理時鐘能持續工作,有一次從下午一時走到隔天凌晨五時,很尊敬他們對水鳥的熱情」。

昏迷3周 夢到跟水鳥飛行

另外,還有一個神奇插曲,伍德在紀錄片後製期間,不小心從樓梯高處摔落,傷及腦部又斷了十六根骨頭,昏迷三周甦醒後,甚至一度無法言語、行走。

伍德透露,醫生告訴他,同樣傷勢者有七成再也醒不過來,他能恢復成現在狀態幾乎是奇蹟,「我昏迷時,夢到與水鳥們一起飛行,我覺得是牠們把我從死神手中帶回」,他認為,完成這部紀錄片是自己的使命。

最後,被問及位於東亞、同時也是澳洲鳥類遷徙路徑中的台灣能做些什麼,伍德認為,積極與鄰近國家保持聯繫、分享知識,「畢竟這是一條環環相扣的遷徙帶,每個經過的國家都影響水鳥極大,希望大家都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確保水鳥能安全」。

加人間福報LINE好友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熱門文章

Most read
看更多 看更多
追蹤我們 訂閱《人間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