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萬齋再度訪台 古典新作齊發 展現狂言幽默魅力

THE MERIT TIMES
曹麗蕙
字級
收藏文章
101觀看次
日本大師級藝術家野村萬齋(左)率領「萬作之會」來台,昨(9)、今(10)兩天在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全台獨家呈現正宗日本傳統狂言《野村萬齋狂言劇場》,圖為日本海外首次公演的新作《鮎》。圖/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記者曹麗蕙高雄報導】日本國寶級狂言藝術家野村萬齋,睽違五年再度率領「萬作之會」來台,昨(9日)、今(10日)兩天,在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上演3場「野村萬齋狂言劇場」,除了經典曲目《附子》之外,更帶來日本海外首次公演的新作《鮎》,讓台灣觀眾感受日本狂言的滑稽幽默,以及既古典又當代的舞台魅力。

在以松樹為布景的舞台上,狂言師「吾乃本地人」的開場白一出,《附子》就此登場,隨著演員們的誇張肢體、詼諧台詞,與逗趣劇情,觀眾不時發出陣陣笑聲。野村萬齋開心道,「這次在高雄的3場演出,每場都讓我們深刻體會觀眾的熱情,讓我感到非常幸福。」


今年演出的古典曲目《附子》,描寫嚴肅主人與脫線家僕在巧妙鬥智中,帶著詼諧滑稽的往來互動。圖/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附子》描寫嚴肅主人與脫線家僕在巧妙鬥智中,帶著詼諧滑稽的往來互動,令人不由得會心一笑。新編作品《鮎》,由日本文學家池澤夏樹改編自己的同名短篇小說,發展為狂言版本,內容講述漁夫才助,與遠走他鄉的年輕人小吉之間的不解之緣。

野村萬齋分享,《鮎》是狂言首次將城鄉對比,以及年輕人嚮往赴城市發展的議題呈現,展陳出狂言的當代性,是古典與創新的結合,且當中最趣味的設計,是能看到狂言師上演擬人化又活靈活現的六條香魚。

池澤夏樹也透露,作為一名小說家,通常只能一個人在桌前打稿,再透過書本單向和讀者溝通,「戲劇讓我的作品有機會具像化,而且可以在觀眾席直接觀察對作品的反應,例如作品《鮎》是『魚』加上『占』,當字幕出現『鮎』時,有些觀眾就心領神會接下來魚會占卜的梗而笑出來,這在使用漢字的地區才可能發生,觀眾能意會到我埋下的伏筆,讓我很有成就感。」

「狂言」是日本流傳600年以上的獨特傳統藝術,與能劇、歌舞伎、文樂並稱日本四大古典四大戲劇之一,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無形文化資產。圖/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狂言是日本流傳600年以上的獨特傳統藝術,與能劇、歌舞伎、文樂並稱日本四大古典戲劇,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無形文化資產;它以市井小民為主角,從日常生活擷取笑料,透過詼諧對話與幽默口語,認真表現出人生的無奈滑稽,以及人性中的荒唐可笑。

野村萬齋是日本重要非物質文化財產能劇狂言類持有人,師承名列人間國寶的祖父野村萬藏及父親野村萬作。談到狂言師的養成,出身狂言世家的他表示,若從小耳濡目染,三歲左右便可初登台,演出小孩角色熟悉舞台,中學則開始接受成人演員的相關訓練,約末要十年才能成為獨當一面的狂言師。

而野村萬齋不只在狂言深耕,更跨足當代舞台劇、電影電視等領域,舞台劇作品有蜷川幸雄《伊底帕斯王》和強納生.肯特《哈姆雷特》,也參與電影《陰陽師》、《正宗哥吉拉》、黑澤明《亂》的演出。 野村萬齋(左)與池澤夏樹在演出後接受媒體專訪。圖/記者曹麗蕙

野村萬齋表示,狂言的魅力是可以天馬行空,同時他也在傳統基礎上找尋新的表現方式,例如《鮎》最末段主角小吉想要離開故鄉前往都會,場景直接露出布景後的舞台空間,小吉直接走出通往衛武營的卸貨碼頭大門,「這個僅在台灣演出獨有的設計,是我進到衛武營劇院觀察後的臨時發想,我在狂言以外的現代戲劇經驗,讓我有機會跳脫狂言傳統思維找出新的呈現手法。」

衛武營指出,「野村萬齋狂言劇場」原訂2場演出票券在去年12月啟售當周即售罄,加開場次更是開賣後即被秒殺,連同2019年的2場演出,野村萬齋至今在衛武營的5場演出場場完售,可見他驚人的魅力。而為了讓台灣民眾更深入了解狂言之美,野村萬齋還特別在今(10日)早加開大師講座,同樣吸引了滿場聽眾。

衛武營表示,近年會積極邀請日本傳統藝術團隊來台,除已演出的狂言和落語,今年5月17至19日還將呈現文樂。

   衛武營近年積極邀請日本傳統藝術團隊來台,除已演出的狂言和落語,今年5/17(五)至5/19(日)還將呈現文樂,圖為日本傳統戲曲 《瞳座乙女文樂》。圖/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加人間福報LINE好友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熱門文章

Most read
看更多 看更多
追蹤我們 訂閱《人間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