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

《星雲禪話》 最好問你自己

有一個夏日的傍晚,無德禪師與眾弟子巡山之後,於大殿前的丹墀廣場安坐小參。 此時,清風徐來,蛙鳴蟲叫,眾人享受著寺院周遭自然的山巒景色,好不愜意。 這時候,有一位學僧忽然問說:「老師,寺院邊山上的竹子好美啊!不知道是誰家的?」 無德禪師反問他說:「為何有此問題?」 學僧回答說:「因為前天我看到有人正在砍伐竹子,我不確定是否是寺院的,因此不敢前去制止。所以,我想請問老師,這竹子究竟是屬於我們常住的嗎?」 無德禪師淡淡地說:「我不能回答你這個問題。」 一眾聽了,非常訝異不解,心想這麼小的問題,老師為什麼不肯回答呢? 過了一會兒,無德禪師終於回答:「你不可以連這樣小的問題都問老師。老師老了,無法一一知道常住的財產、寺務,你應該去問關心常住的弟子。」 然後,無德禪師又再追加一句:「最好問你自己!你有關心常住嗎?」 一眾默然,這才知無德禪師是在教導這位學僧。 世間無論任何的事情,都需要大眾來關心。在一個寺院團體裡,誰能擔當做領導人,就看他平常有否關心全體大眾和所有寺務。所謂家事、國事、天下事,要事事關心,才能成為全部的學習。假如把公眾的事情置若罔聞,也不介意,到了這個團體要提升你的時候,因為你平常凡事都不去關懷、留意,所以縱然有重要的任務,也輪不到你啊!

MORE

《星雲禪話》藥山化緣

有一年寒冬將至,藥山惟儼禪師依照常住往例,請寺裡的僧人到山下化冬,以儲備寺裡的日用所需,化冬的僧人首站就到大護法甘居士的府上叩門。 甘居士出來應門,一看是藥山禪師寺裡的僧人,知道是化冬的時候到了,但故意裝作不知道,問說:「有什麼事嗎?」 僧人說:「來化緣。」 甘居士接著問:「請問大德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僧人回答:「從藥山來。」 甘居士點點頭,語帶機鋒地說:「藥帶來了嗎?」 僧人微微笑,問他:「不知居士有什麼病呢?」 甘居士說:「你不知道我有什麼病,你來做什麼呢?」 僧人知道這位護法居士跟他打禪機,也語帶機鋒地回答:「今天只為治療貪病,但無藥可給,要是你能捨,就是上等的好藥。」甘居士聽了不再說什麼,只讓僕人拿了兩錠銀元交給僧人。 僧人收下銀錢後回寺,藥山惟儼禪師問說:「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僧人一五一十的將問答內容向藥山惟儼禪師報告。 藥山禪師聽了臉色一沉,明白僧人辜負了施主的供養,連忙要他趕快將銀元送還給居士。 僧人本以為藥山禪師會大大讚賞他一番,沒想到竟是如此的結果。儘管心裡委屈,還是動身前去,將銀元送回給甘居士。 甘居士早等在門口,看到僧人把銀元送回,哈哈一笑說:「你怎麼回來了?」 僧人回答說:「居士無病,您的妙藥還您。」 甘居士一聽,立刻再補上二個銀元,說:「確實無病,就算祈福吧!」 布施有兩種意義,一種是給,一種是受,施與受,是同等功德。等於請人吃飯,被請者萬千道謝,感謝對方的賜宴;而請客者頂禮膜拜,感謝給予他有機會種植福田,所以,施、受不都有同樣的功德嗎?

MORE

星雲禪話--一片白雲橫谷口

唐朝樂普山的元安禪師,又稱洛浦元安,陜西鳳翔人,二十歲在岐陽懷恩寺出家。曾經問道於翠微無學及臨濟義玄禪師,後來在夾山善會禪師處得到禪法心要,成為善會禪師的法嗣弟子。先後駐錫澧州(湖南)的洛浦(樂普)、蘇谿等地弘法,接引四方僧眾。 有一天,一位學僧到元安禪師的法堂請求開示,提問說:「老師,學人曾在佛經上看到一段話說,供養百千諸佛,不如供養一個無修無證沒有分別的人。不知道百千諸佛有什麼罪過?這沒有分別的人又有什麼功德呢?」 元安禪師並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反問這名學僧說:「那你認為呢?」 只見學僧一臉茫然,無言以對。 元安禪師看了看年輕的禪僧後,便以一首詩偈回答:「一片白雲橫谷口,幾多歸鳥夜迷巢。」 學僧問元安禪師的這段話,其實在《四十二章經》裡有完整的記載:飯惡人百,不如飯一善人;飯善人千,不如飯一持五戒者;飯五戒者萬,不如飯一須陀洹;飯百萬須陀洹,不如飯一斯陀含;飯千萬斯陀含,不如飯一阿那含;飯一億阿那含,不如飯一阿羅漢;飯十億阿羅漢,不如飯一辟支佛;飯百億辟支佛,不如飯一三世諸佛;飯千億三世諸佛,不如飯一無念無住無修無證之者。 這就說明修行是有層次的,最高的層次是沒有分別,無有對待,所謂「大圓鏡智」一如也。

MORE

《星雲禪話》念念定慧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歐陽修,江西吉安人,最初排佛,後來在明教禪師(即佛日契嵩禪師)處受到啟迪,改變對佛教的觀念。有一次,遊廬山禮拜祖印禪師,祖印禪師引用百家之說,讓他對佛法有另一番的認識,心中肅然起敬,省悟自己:「…不知天地之廣大,不知佛法之奧妙,更不知佛之為聖者,今胸中釋然矣。」於是開始信仰佛教,自號「六一居士」,與佛門高僧酬唱往來,行文勸善,成為當時文壇佳話。 有一次,歐陽修遊訪嵩山,見到一位老和尚獨自在閱讀經典,少與人交談。他心中很好奇,上前請教:「老禪師,您住在此山多久了?」 老禪師回答:「非常久了。」 「平日都誦讀什麼經典呢?」歐陽修問。 老禪師簡捷地回答:「《法華經》。」 歐陽修立刻把握時機問道:「古代高僧,臨命終時,能夠預知時至,談笑自若,生死自如,這是什麼原因呢?」 老禪師回答:「這是定慧的力量。」 歐陽修不解,再問:「現代的人寂寥無幾,又是什麼原因呢?」 老禪師悠悠地說:「古德念念定慧,臨終那會散亂?今人念念散亂,臨終那會有定慧?」 歐陽修聽後,默然無語,恍若有悟,走近禪師座前再三頂禮,感謝他的開示。 歐陽修自號「六一居士」,指的是藏書一萬卷,擁有金石遺文一千卷,琴一張,棋一局,常置酒一壺,加上自己一老翁,就是「六一」了。 實際上,有這麼多的執著、這麼多的嗜好,各自分別,那裡能「一」呢?

MORE

《星雲禪話》佛法無二般

有一天,大文學家韓愈前去參訪大顛寶通禪師。 韓愈問:「禪師今年春秋多少了?」 大顛禪師提起手中的念珠,問:「會嗎?」 韓愈不是參禪的人,不懂這樣的機鋒話頭,所以也很老實的回答:「不會。」 大顛禪師就補上一句:「晝夜一百八。」 韓愈不知其意,無法與大顛禪師再繼續對談,只得告辭回去。回去之後,心裡越想越放不下,為什麼自己對一個和尚的問話,竟然會聽不懂?於是第二天又到大顛禪師的寺院拜訪。 韓愈在寺院前遇見了首座和尚,便請示首座,昨天與大顛禪師的對話,禪師的意旨究竟是什麼。(圖/李蕭錕) 首座聽完後,便扣齒三下,韓愈更是茫然不解。 韓愈到法堂見大顛禪師,再問:「晝夜一百八,意旨如何?」 大顛禪師也扣齒三下。 韓愈忽然像是明白了什麼,說:「原來佛法無二般,都是一樣的。」 後來,韓愈便皈依了大顛禪師,執弟子禮。 韓愈問禪師春秋有多少,是立足於常識經驗,對時間做一番的計算;事實上,在無限的時間、無邊的空間裡,生命始終不斷的輪迴,無始無終,那裡可以計算多少呢?對佛弟子來說,春秋多少的答案,就在日日精進數念的一百零八顆念珠中,不在於凡夫所認知的八歲或八十歲。 扣齒三下,表示在無盡的生命中,我們不應只逞口舌之能,除了語言、文字外,我們應該實際去體證佛法,認識自己本來面目,尋找三千大千世界中永恆的存在,尋找我們自己心裡的禪。

MORE

《星雲禪話》不辜負你

唐代澧州(今湖南澧縣)的夾山善會禪師,廣東人,嗣法於船子德誠禪師。 善會禪師身邊有一位跟隨他多年的侍者,禪師感念於侍者長期以來的服務,又掛念侍者對佛法的領會未有進步,於是禪師在到夾山駐錫之後,便讓侍者到各地雲遊行腳,以增廣學識見聞。 可是這位侍者到各處遊歷,只是漫不經心地走馬看花,並未真正在參究學道上加以用心。有一天,他和一位同道談話時,得知善會禪師在夾山聚眾說法,聲名遠播十方,就停止參學,回到夾山。 侍者來到法堂參見善會禪師,除了向他報告這次外出的經歷,另一方面又語帶抱怨地說:「老師!學人在外地參訪,聽說您的禪法很高,既然您有這麼高深的法,為什麼不早為學人開示,反而還要我到外地去找呢?」 善會禪師微笑看著他,說:「你過去跟隨我,因為只有我們師徒二人,你把我看成跟你一樣,只是吃飯、作務而已。現在,有了群眾的口耳相傳,你聽到別人的說法、耳聞目見,覺得我跟你不同,我的身價又高起來了,所以才把你引回來。如今你再看,我有什麼不同嗎?」 這個侍者聽了之後很慚愧,合掌長跪,不敢再有懷疑。 許多年輕的學人經常是「此山望見彼山高,到了彼山沒柴燒」,對於自己身邊的佛祖,他不知道,到外面走過之後,聽到別人是百般尊重,才感受到自己錯過了佛祖。好在,這個侍者知道及早回頭,知道自己有一個很好的老師。所謂「道無古今,悟在當下」,何必要捨近求遠呢?

MORE

《星雲禪話》找到住處了

唐代黃檗希運禪師的弟子睦州道明禪師,俗姓陳,向來行事低調。凡有人來參問,都是隨問隨答,不假辭色,因而受四方學人的歸敬仰慕,人稱「陳尊宿」。 某天,有一位雲水僧慕名前來拜訪睦州道明禪師。 道明禪師問他說:「你是雲水僧嗎?」 雲水僧回答:「是的。」 道明禪師淡淡地說:「那麼,就先去拜佛吧!」 雲水僧大聲說:「拜那個土堆做什麼?」 道明禪師看了他一眼,喝斥他:「不拜土堆,就請你自己把它帶出去吧!」 雲水僧說:「它已經跟我五十年了,我要把它帶到那裡去呢?」 道明禪師說:「哦!原來你不是我慢。」 雲水僧又說:「法性平等,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老師跟我何必要分什麼彼此呢?」 睦州道明聽了,點頭說:「既然不分彼此,你還是先去拜過佛再說吧!」 雲水僧至此,便聽從道明禪師的吩咐。拜過佛之後,就站立在一旁。 道明禪師再說:「你是有道高人,來此何為?」 雲水僧恭敬回答說:「並無他意,只是拜見道明如來。」 道明禪師反問雲水僧:「我既是如來,那你是什麼呢?」 雲水僧說:「我不算什麼,只是如如而來,也會如如而去。」當即轉身就走。 道明禪師讚歎說:「這位禪者已經找到住處了。」 禪者,頂天立地,捨我其誰,即所謂「男兒自有衝天志,不向如來行處行」。假如一開始,雲水僧就遵照道明的指示去拜佛,可見他自己與佛是對立的,那麼當然他就只是一個平常的凡夫了。 可是,這位雲水僧卻能說出「佛性平等」的大話,可見他已有見地。此時,道明再叫他拜佛,雲水僧就拜了,因為他知道雲水僧已瞭解佛佛平等、光光無礙了。所以,禪門講先悟後修,既是有見地,那麼就是如黃檗禪師所說:「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僧求,當作如是求也!」

MORE

《星雲禪話》禪的心要

有一次,唐朝大詩人白居易請教興善惟寬禪師:「我們人有身口意,請問身口意如何各自修行?」 惟寬禪師回答:「無上菩提,假如用於身,那就是戒律;如果說之於口,那就是經法;行於心,名之為禪定。應用有律、有法、有禪,是三,其實是一也。如江淮河漢,名雖不一,水性無二,全都是水。律即是法,法不離禪,身口意合一而修,都是心,那麼,我們在身口意三者之間,何必要妄起分別?」 白居易聽了以後,仍然不解,再問:「既無分別,何以又說正身、修口、修行?」 惟寬禪師答說:「心本無損,為什麼要修行?要知道無論是垢是淨,一切主要的是不起妄念,要不動心。」 白居易聽了以後就說:「垢可以拂拭,不可起念,淨能無念可乎?」 惟寬禪師道:「如人眼睛,物不可住於眼。金屑雖珍寶,在眼亦為病;烏雲可以遮蔽天空,白雲同樣也能遮蔽天空。」 白居易又問「無修無念,又何異凡夫?」 惟寬禪師說:「凡夫長無明,二乘長執者,離此無明和執著的二病,是名真修;真修者,不得勤,不得忘,勤者近執著,忘即落無明。此為心要。」 白居易因有所悟,後來成為虔誠的佛教徒。 世間的一切,有好有壞,有大有小,例如布施,布施多,多功德;布施少,少功德,所以一切都有分別。身修則有不殺、不盜、不邪淫;口修則有不妄語、不綺語、不兩舌、不惡口;意修則不貪欲、不瞋恚、不邪見。身口意的修行,當然各各有別,若於真心自性上講,本自清淨,本自具足,何假修證?何有勤忘?故惟寬禪師以此說法,為禪之心要。

MORE

星雲禪話 超脫輪迴

無德禪師很善於接引青年,對於青年人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都能給予他們指導。 好比有些人不相信世間有輪迴,因此就有一名學生向無德禪師提出質疑:「『輪迴轉世』這種道理,真叫人難以相信!」 無德禪師微微笑說:「你不相信,那就不要超脫輪迴,永遠在輪迴裡面週轉就好了!」 學生一聽,覺得很不是味道,馬上反駁說:「為什麼我要在輪迴裡流轉?」 無德禪師說:「因為你不相信輪迴呀!所以你不在輪迴裡面流轉,還想到那裡去呢?」 學生聞言,若有所悟。 事物,有成住壞空,這是事物的輪迴;好比植物的種子,從播種、生長、開花、結果、凋謝,它不是會循環嗎? 人生,有生老病死,從被父母生養以後,歷經成長、老病、死亡,就好像植物的種子一樣,生命還會再來,這不就是輪迴嗎? 季節,有春夏秋冬,春天、夏天過了,秋冬跟後而來,時間也不會停留,所謂「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這不就是四季的輪迴嗎? 又如宇宙間,日月星辰中,地球有公轉、自轉,這個不就是輪迴嗎?時辰鐘,從一、二、三到十一、十二,又回來從一、二、三到十一、十二,這個不就是輪迴嗎?其實,輪迴就是宇宙人生的真理。 世間上,因緣果報都在輪迴,要脫出輪迴,必須大徹大悟、大修大證,從有形有相的色身,轉入到無形無相的大化之中,所謂的「證悟法身」,那就是超脫輪迴了。

MORE

《星雲禪話》水的德行

日本歷史上著名的大將軍黑田孝高,因善於利用水作戰,而被稱為「如水」。他曾寫過「水五則」,說明水有五個特點:一、自己活動,推動別人;二、不斷探求方向;三、遇到障礙,發揮力量;四、自潔潔他,容清納濁;五、百種變化,不失本性等。我們常說人有德性,其實自然山水也有德性,以下歸納水有四點德行: 第一、水的仁慈能沐浴眾生,澤及萬物:水的德行非常仁慈。你看,我們用水解渴,獲得滋潤;用水沐浴,獲得淨潔;以水灌溉花木,生生不息;以水熄去熱惱,清涼歡喜。水的慈悲,澤及萬物。 第二、水的義氣能揚清激濁,蕩滌污垢:水也顯現它的義氣。水有淨化的作用,只要流過塵坋粗惡的地方,就能把骯髒、污垢去除。再髒的東西,一經過水的洗滌,馬上就乾淨了。因此,水能助人,也能幫助萬物淨化。 第三、水的勇猛能柔而難犯,弱而克剛:水有柔軟的性格,但也勇猛的特性。你看,潺潺流水,流過村莊平地,溫和而婉約。但是,所謂「滴水穿石」,再高的山,水都能穿蝕而過;當它從高山一傾而洩,形成的瀑布,壯闊有力,美麗而壯觀。乃至世界上最利的刀不是鋼刀,而是水刀。因此,水看似柔弱,卻能克剛;水看似依順,卻也勇猛剛毅不能侵犯。 第四、水的智慧能疏通江河,自成盈滿:許多湖泊具有疏通江河,調節水勢的功能。像洞庭湖,夏季洪水時期,湖面較大,冬季時,則湖面縮小,具有調節長江水量的作用。因此,水也其智慧,太多、太少,互相調節,自成盈滿。 此外,老子說:「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孔子也曾讚美水有五德:有德、有義、有道、有勇、有法,所以「君子遇水必觀」。 因此,人也應該學習以上這四點水的德性,給世間仁慈,給世間義氣,給人間勇猛,給人間智慧。 第一、水的仁慈能沐浴眾生,澤及萬物; 第二、水的義氣能揚清激濁,蕩滌污垢; 第三、水的勇猛能柔而難犯,弱而克剛; 第四、水的智慧能疏通江河,自成盈滿。

MORE
/109
追蹤我們 訂閱《人間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