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蔬食人生】健身父子檔余柏賢、余承翰  藉茹素挹注正能量

THE MERIT TIMES
羅智華
字級
收藏文章
2495觀看次
父子檔余柏賢(左)、余承翰,透過健身、茹素為人生挹注正能量。圖/記者羅智華

【記者羅智華專題報導】走進位於台中市區的健身場館,有著壯碩體格的余柏賢,正悉心教導學員肢體動作,臉上陽光笑容加上開朗性格,令人難以想像看起來樂觀的他,過去曾與重度憂鬱症纏鬥逾二十年之久,直到靠著茹素、健身,才得以逐漸走出生命幽谷、重啟新生。如今他不僅四處演講、化身蔬食推廣大使,還開設全台首間街頭健身館「小龍健身」,以親身經歷宣導蔬食與健身好處。

余柏賢曾與憂鬱症纏鬥逾二十年之久,靠著茹素、健身,才逐漸走出生命幽谷、重啟新生。圖/記者羅智華

回首那段與憂鬱症為伍的日子,余柏賢說自己從念高職時就罹患憂鬱症,那時家人帶著他遍尋各地名醫仍未好轉,只好被迫休學。離開學校後,余柏賢為了養活自己,因緣際會開始幫補習班發放招生海報,沒想到成績亮眼,甚至開啟創業路,年僅二十多歲就已年收數百萬元。

但年少得志卻讓他變得輕狂自負、成天酗酒還揮金如土,導致公司經營不善、最後關門大吉,就連安身立命的房子也淪於拍賣窘況。面臨人生挫敗的他為了養家,只能選擇到工廠做工,月領兩萬五千元薪資,今非昔比的巨大落差,不僅讓求學時代的憂鬱症再度找上門來,還罹患恐慌症,每天得吞進十幾顆藥丸才能勉強穩定情緒。

「當時的我,每天就像是身處絕望谷底,看不見陽光在哪裡!」余柏賢談到,最嚴重的一次是在二○一八年,某天他與兒子余承翰外出搭火車,卻在途中因憂鬱症跟恐慌症猛烈發作而臨時下車,整個人倒臥在火車站門口、無法動彈,直到一連吞下好幾顆鎮定劑,才有辦法搭車返家。

余柏賢、余承翰(左)藉由健身、茹素,讓父子關係更融洽。圖/記者羅智華

余柏賢說,當時他看著兒子擔心又害怕的神情,心想身為父親的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於是回到家後,他跪在佛菩薩前發願一輩子茹素,戒掉酒癮等惡習,有能力時要幫助別人、回饋社會。

說來也奇妙,自從在心中許下「和菩薩的約定」後,余柏賢不僅從蔬食中找回人生再出發的「心」力量,還在偶然機緣下,在網路看到國際知名街頭健身達人Frank Medrano的影片,決定透過自學方式學習當時台灣還不風行的街頭健身。他利用從工廠下班後自主練習三小時、天天持之以恆,不僅順利考取健身體適能教練證、重量訓練證等證照,還到公園免費教人練習,並進一步成立臉書粉絲頁「小龍健身」,透過社群網路分享健身與蔬食。

有別於傳統健身模式,余柏賢說,所謂街頭健身主要為徒手式運動,是藉由將自己身體的重量當作阻力來進行訓練的運動方式,從兒童到長輩都可依照自身體能情況來訓練、強化肌耐力。

看到父親透過茹素逐漸走出憂鬱低潮,目前就讀高中的兒子余承翰說,自己因不忍看到動物為了人類口腹之欲被殺生,幾年前也耳濡目染、父唱子隨,除跟隨父親腳步由葷轉素、愛上蔬食的天然好滋味,也一起投入運動行列,用健身強健體魄。年紀輕輕的他不僅能輕鬆完成「人體國旗」、「單槓倒立」等高難度動作,更是許多學員的健身教練,父子檔攜手推廣蔬食與運動,在健身界蔚為佳話。

余承翰不僅能輕鬆完成「人體國旗」等高難度動作,更是學員的健身教練。圖/記者羅智華

有些人擔心只吃蔬食會不會影響健身成效,余柏賢笑著說「一點也不會!」,只要善用蔬菜、豆腐等天然食材的搭配,一樣可攝取健身所需的蛋白質等多元營養素,讓自己吃得健康又美味。對此,他也樂見《人間福報》每年舉辦「國際蔬食文化節」活動,不僅向社會大眾推廣健康蔬食、也藉此發揚環保愛地球精神。「2024國際蔬食文化節」於5月10日到13日於台北世貿中心一館舉行。

《延伸閱讀》 純素飲食饗宴 2024國際蔬食文化節5月登場

加人間福報LINE好友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熱門文章

Most read
看更多 看更多
追蹤我們 訂閱《人間福報》